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王妃不洞房最新章节!

    花容容在上官晨出门后,春花秋月出去后,悄悄睁开眼睛,身子往外面扭了扭,揉了揉有些不舒服的心口,侧耳听着外面的声音。

    听了两人的谈话,花容容很是好奇,什么事情皇帝会这么急,今天就非要解决的方案不可?

    她想开口问,偏偏自己在装睡,如果问了,那不是那石头砸自己的脚,刚刚他们说的话全听见。

    花容容半眯着眼睛睨了眼立在门房外的美人屏风和外间茶水间上官晨的影子。

    “江南一带蝗虫患难,粮食无收成,下半年定闹饥荒,所以皇上才急迫到一天时间就要王爷给出一个解决的方案。这不是为难王爷您吗?”阿力在一旁低头看着上官晨,语气更加的小心。

    皇帝向来重视上官玉,却不肯给上官晨一分真正的父爱。

    然而,最为重要的是,朝中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却更加要上官晨出头,这一次的事情,虽然很紧急,却似乎是给上官晨一个难题。

    阿力这样想,在里面偷听的花容容却不是这样想的。

    她却以为,自己因为治疗天花的功劳救了皇帝大叔一命,他这是在实现自己的诺言呢。

    “不过是蝗虫患难,这么简单容易解决的问题还要一天时间吗?”

    花容容在心中不禁嗤笑了一声,“亏上官晨自以为平时自己有多聪明,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怎知连个小蝗虫都搞不定,索性商量的人都没找个,只是和贴心的阿力不顾及里面的花容容,才让自己听到。”

    “不过话又说回来,古代不是现代,对于这种天灾向来都是束手无策,哪能那么轻易就解决,又不是现代人,喷一喷农药就好了。”

    想到这里,忽想起自己曾经说过,要帮他完成心愿,得先让他相信自己,事已至此,索性豁出去了。

    “王爷,我倒有个法子,您可要听听?”花容容忽的睁开眼睛,对着外面的上官晨低声说道。声音虽轻,却让外间的上官晨和阿力都听的清清楚楚。

    外面的阿力和上官晨,都非常惊讶,尤其是上官晨。

    想起昨晚对她的伤害,不禁怀疑她是要整蛊自己,还是真有法子。

    不过她一介女流,能有什么法子?

    “哦?你有法子?”上官晨沉思了片刻,惊讶的看了里间,狭长的美眸里,写满了不信和惊讶。

    花容容略一沉吟,从床榻上坐直连身子,犹犹豫豫的说道:“可法子有没有效,却还要你试过才知道。”

    “你且说说看!”上官晨道。

    花容容一听,很是惊讶这个男人居然肯听自己的意见,连忙笑容满面飞快的从床榻上爬起来,从旁边的衣柜里顺手取了一件披风披在白色的里衣上面。三两步,飞快的从里间走到外面,走了出来。

    “你……就这么出来了?”上官晨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去,见花容容这幅“衣衫不整。”的模样,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一脸诧异的看向花容容,惊讶问道。

    “嗯?有什么问题,不是你说要听听我的建议吗?”花容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

    古代的女子向来很保守,花容容这般,属于“衣衫不整。”,阿力虽常年跟着上官晨,可他又不是内奸,见花容容这般模样出来,立刻慌乱的埋头,不敢直视花容容。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能不能说?”花容容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问道。

    “你说吧。”上官晨飞快的收起了眼了古怪的神色,心中暗道,“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做的现在越变越离谱,性格跟大婚之前大相径庭,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当初在大婚夜的时候,又为什么要自杀?她心情的转变,跟自杀有关吗?

    花容容可不管两人是怎么想的,在上官晨身旁大咧咧的坐下,喝了一口温茶,稍一思索,说道:“我曾在一本杂书上看过,要除掉蝗虫,得看准它们的脾性。昆虫都是驱光的,只要先在有蝗虫的地段烧一丢火,蝗虫就会往火处飞过去。等到蝗虫大量飞过去后,边烧边捕杀,自是事半功倍。”黄容容憋着一口气一次性说完后,没有给他们留话的余地。

    上官成和阿力都是一愣,惊呆了。望着喘不过气来的花容容。

    “听上去很是有道理,可这种法子闻所未闻,不知道能不能有效果。”阿力带着疑惑道。

    “白痴,这是后人用过无数次,最简便最有效的的法子了,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怎么敢这么贸然的说出来呢。”花容容心里嘀咕着。

    “王爷就放心把奏折给呈上去,这绝对是最不费成本,最有效的法子。”花容容堆起和善的笑容说道:“若你不信,可以让阿力去抓几只蝈蝈在院子里试试看便见分晓。”

    上官晨很是一愣,大概实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