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鬼宗师最新章节!

    有啥意思?林麒不懂,就觉得奇怪,挨挠的是干尸,又不是师傅,怎么还不起身?他那里知道,周兴使的这连心符固然神奇,却也有不好的一面,那就是感同身受,连心符连的是心,就跟十指连心是一样的道理,看上去干尸被挠与周兴没什么关系,可干尸每挨一下,周兴就要替干尸承受一半。

    就是这一半,周兴也是难以承受,也不知道吕大钟用了什么法子,那尸体的爪子锋利异常,抓的周兴yu仙yu死,疼的他一个劲的发懵,竟然就忘了反击,吕大钟见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只是哎呦乱叫,更加兴奋,嘴里嘀嘀咕咕念咒不停,死尸在他催促下双手抓挠得跟风轮一样,劈头盖脸的用力。

    林麒看的着急,想给师傅喊两声壮壮胆se,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这江湖上的规矩如何,就这么一犹豫间,那具死尸像是觉得挠得不过瘾,竟然一把抓住了干尸的头发,使劲一拽,就听周兴嗷……一声蹦了起来,头上一绺头发随风飘落到地上。

    这也太疼了,林麒看的都有些倒牙,周兴更是疼的难以忍耐,也激起了火气,用胳膊向上一挡,右脚斜着向上猛踢,大声骂道:“入娘的,欺人太甚……”

    他一动,那干尸也是一动,可干尸这一脚踢的可不是虚空,而是正好踢到了尸体的胯下,林麒眼见着那尸体就稍微弯了下腰,停顿了一下,这动作很微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接着尸体就猛地扑了过来,双手掐住干尸的脖子,翻滚到地上。

    这那还是什么斗法,就是普通下村农妇打架都比它们来的jing彩,两句尸体在地上翻滚,周兴也在地上翻滚,一边胡乱挥舞,一边大声叫骂,吕大钟却在一边大声念咒,这场面说不出的热闹,甚至还有点可笑。

    林麒觉得有些不对,那尸体已然是个死人了,死人就不会有感觉,可刚才那死尸弯腰却是为的什么?这么一琢磨,看的就更加仔细,月光明亮,两具尸体离的又不太远,翻滚着折腾起阵阵尘土。尘土一起林麒就看出名堂来了,师傅施法的干尸不管翻滚挥舞的多激烈,尘土溅到它脸上,越积越厚,大吕大钟那具尸体就不同了,头顶上竟然有汗流出来,冲刷出脸上一道道沟壑,然后再被尘土掩盖住。

    本就是黑天,两具尸体又跟泼妇一样在地上翻滚,这场面开始还有些看头,时间一长就没什么热闹好瞧了,佘老头不客气的打了个哈欠,周颠看着他爹,恨不得替他爹上去拼斗,佘老头的孙子开始吹笛,声音悠扬,只有林麒看的仔细。

    看着师傅在地上滚来滚去,林麒有些脸红,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拜了这么个师傅,真的就拜对了吗?可不管怎么说,师傅都已经拜了,而且对自己也不错,总不能向着外人,可他虽然看不下去,却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暗里着急。

    林麒想不出什么个主意来,四下看了看,就看见佘家小子在吹笛,地上两条青蛇随着他的笛音翩翩起舞,妖异非常,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

    林麒走到那小子旁边,朝他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没想到林麒问了这么一句,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佘铃铛,你叫什么?”

    “在下林麒,林重九,喂,你会像你爷爷一样驱蛇吗?”

    佘铃铛傲然抬起头:“我是佘家嫡传,怎么就不会了。”

    “那你帮我个忙怎么样?”林麒也不客气,开口就说。

    佘铃铛有些不知所措,他自小跟在爷爷身边,从未与别的孩童在一起玩耍过,不像林麒从小就是村里的孩子头,调皮捣蛋的脸皮也厚,就觉得有些新奇,还有些期待,毕竟他年纪还不大,能指望这个年纪的孩子有多事故?佘铃铛也希望能有玩伴,林麒这自来熟的xing子也颇对他的心思,可他还是扭头去看爷爷。

    佘老头见孙子看向自己,明白是问他的意思,心中叹息一声,就有些心酸,佘老头年轻的时候xing子激烈,行走江湖心狠手辣,儿子儿媳就是死在仇家的报复之下,就剩下这么个小孙子陪着他,一脉单传,自然心疼的什么似的,又怕以往仇家寻仇,自小就不让他独自行事,可这爱玩爱闹乃是孩子的天xing,这些年孙子跟着他学习祖上传下来的的驱蛇之术,很有些少年老成的模样,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何况自个年岁大了,总不能一辈子护着他,总有一天他要自立门户,要行走江湖,没几个朋友又如何放心的下?眼前这叫林麒的小子,双眼透彻,人也聪明机灵,不像个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