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戮玄最新章节!

    “你,真的忘记我了吗?”

    泪水顺着脸颊滑下,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泽。

    如火晚霞,金色海面,黄昏依旧醉人。

    奚南回到萧村的时候,村中早已经炊烟袅袅,出去打鱼的渔民也早已经回了家。奚南手中提着一只梁兔子大小的野兽,直奔家中。

    老远,奚南就看到那小木屋敞开着门,奶奶靠坐在门框上,低着头,似睡着了一般。心中莫名一惊,脚步不由快了几分。

    “奶奶!奶奶!”还未走到近前,奚南就已经喊了起来。

    可是,意料中的回答并没有听到。“咯噔”一声,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弥漫心头。一个箭步冲上去,还未蹲下细看奶奶的情况,屋内那一地暗红,却已是扎痛了他的眼睛。

    屋中,土灶边,老爷爷身子歪倒在墙角,鲜血从背后流出,在身下汇聚成了一大摊。那鲜血已是有些时间了,已成了暗红的颜色。

    “爷爷”泪水滑下眼角,奚南想上前,却无奈脚步如灌了铅一般,难以抬起。他知道,爷爷不可能还活着了。

    爷爷死了,恐怕奶奶也……奚南慌忙蹲下去看奶奶。触指冰凉,钻心一般,疼痛得让人窒息!

    “奶奶……奶奶……奶奶啊”

    痛苦的嘶吼惊动了整个萧村,所有人都从家中跑了出来,往这边赶了过来。

    乌山一处巨大山谷中,一颗参天巨树下,一个女子正与一个老头下棋,忽然猛地皱紧了眉头。

    “怎么了?”老头问道。

    女子抬头望向萧村的方向,那容颜,赫然正是清晨与奚南相遇的绿衣。

    “他好像出事了!”

    浓浓的担忧之色浮现眼底,老头刚想说些什么,一抹白光闪过,绿衣已经不见了。

    “哎,孽缘啊”

    萧村中,那些村民此刻已经围了奚南的小木屋。

    门口,萧满那壮硕的身躯堵住了门口,奚南瘦弱的身子,倒在屋中,嘴角有鲜血溢出。

    “野种,说,他们两个是不是你害死的?”

    倔强的目光,盯着萧满,没有丝毫退让。

    “兔崽子,不说是吗?那好!我倒要看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萧立!”

    萧满让开身子,一个同样身形壮硕的男子走进了屋中。那长年受海风吹袭因而呈现麦色的脸上,一道刀疤从眉梢一直蔓延到嘴角,狰狞无比。

    奚南认识,他是萧满的弟弟,名叫萧立,跟萧满一样,横行附近,做事肆无忌惮。而且,这萧立要更阴狠一些,相比于萧满的嚣张,犹如毒蛇一般的萧立更让人忌惮。

    那阴鹫的目光落在身上,恍若刀尖一般,刺疼。奚南皱眉,挣扎着站了起来,盯着他,往后退去。

    “小子,识相点,现在说还来得及,否则……嘿嘿……”萧立阴笑着向他逼来。

    奚南一点点向后退去,紧攥的手心中,竟有了几分湿漉。

    他知道,今天他根本不可能从这里逃出去,那萧满明显是想让他当替罪羊,爷爷奶奶的死肯定和他有关!

    只恨他,人小力微,不能为爷爷奶奶报仇!只是,若想让他束手就擒,那是休想!既然他们想要置他于死地,那他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

    萧满,他是修士。在他面前,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但是,萧立不是。

    奚南盯着渐渐逼近的萧立,眼睛微微眯起,幽黑的眸子中,冷峻非常。

    右臂微微一抖,不可察觉,一柄石刃带着微凉滑入手中。

    “萧立,别把他弄死了,最近听说洛城有人在收这种没爹没娘的野种做奴隶。”

    “知道了!嘿嘿……”萧立的笑容更加阴森。

    奚南继续往后退去,只是,已经退无可退。

    来吧,让我们同归于尽!奚南心中怒吼,右手紧紧攥着石刃,纹丝不动。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让他一击毙命的机会。

    “小子,你要是再不说的话,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萧立在他身前几尺远处站定,目光漫不经心扫过,淡淡道。

    奚南未答,只是那清秀脸蛋上的倔强,早已将答案告诉了萧立。

    “臭小子,敬酒不吃罚酒!”萧立怒喝一声,大手像是鹰爪一般,向着奚南肩头抓来。

    奚南目光一闪,不避反进,脚一蹬,身子整个朝着萧立怀中撞去。

    萧立与奚南不过几尺远,那点距离,可谓转瞬即至。

    萧立还未反映过来,奚南已经撞进了他的怀中。一阵巨疼从胸口传来,他不由破口大骂:“野种,找死!噗”

    一口鲜血忽然从他的口中扑出,鲜血洒落,沾湿了奚南的衣服。

    隔着单薄的衣衫,奚南似乎感受到了他鲜血的滚烫。

    “你……你……”萧立不可思议地低头看去,只见奚南正抬头看着他,嘴角笑容犹如恶魔一般,冷酷邪魅。胸口,一把黑黝的石刃,深深地插入了他的心脏,鲜血渗出,染红了衣衫,染红了他握着石刃的手。

    “砰”

    萧立的身子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倒了下去,胸口,鲜血如注,狂涌而出。奚南站在那里,盯着萧满,嘴角微微弯起。垂在身边的右手中,一把石匕,一滴滴鲜红血液顺着刀尖滑下,“滴答”一声,掉落在地。

    “萧立!你……”萧满怒目圆睁,不可思议中,有的更是滔天,怒火。

    奚南无视,目光扫过爷爷奶奶的尸体,眸底浓浓悲伤闪过,复又隐藏了起来。抬头重新看向萧满。

    “他们是不是你杀的?”

    萧满神色一僵,旋即大笑了起来。他缓步走近,一把扼住了奚南的喉咙,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剧痛从喉间传来,清秀的脸蛋,瞬间涨得通红。即使如此,他依旧盯着萧满,目光冰冷中,仇恨漫天。他知道,在他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可是,他绝不会低头,即使是死!

    “是我杀的又怎样?”萧满靠近他的耳边,低声道。

    心狠狠的痛,即使早已猜到,可是当亲耳听到,那种仇恨像是要撕裂他的胸膛冲出一般,让他恨不得噬他血啃他骨。

    手腕一动,奚南奋尽全身力气,挥动右手石匕,向萧满腹部扎去。即使明知不可为,他也要试一试,哪怕只是伤他一丝……

    只是,萧满终究不是萧立,石匕毫无阻碍的扎到了萧满身上,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顺着石匕传来,奚南虎口剧痛,手一颤,石匕“咣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奚南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破开的衣服后面,丝毫未损的肌肤,愣住了。

    “哼,你以为就凭你这么一把破匕首就能伤我?简直是痴人说梦!”萧满阴冷的声音响起,同时,手上使力。

    一下子,奚南似乎听到了喉骨破碎的声音。

    难道就要这样死了吗?他转动眼珠,瞟向了地上的老人,那暗红的鲜血,大剌剌的刺疼着他。

    他们人那么好,为什么却要落得如此下场?为什么,好人不长命,祸害却可以遗千年?老天爷是怎么了?睡着了吗?

    他们是他最亲的人,而他,却保护不了他们!甚至连为他们报仇都做不到!如果……奚南再次看向萧满,他眼中怒火如炬。

    他明白,萧满一定会杀了他!因为,他杀了他的弟弟,萧立!

    如果有下辈子,他一定要修玄,一定要成为人上人,不再任人欺凌,践踏!

    奚南闭上了眼……

    “想死?”萧满冷笑,“死是便宜你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萧处!”

    屋外又有一人走进,在萧满身边站定。

    “把他带去,做成人彘!”

    萧处闻言,脸色微微一白。

    “不如把你也一起做成人彘吧!”微怒的声音忽然响起。萧满一惊,大喊:“是谁?”

    一道白光闪过,绿衣出现在萧满身前。

    奚南闻声也睁开了眼睛,见到绿衣,眸底闪过一缕惊讶。

    “你……你……”

    萧满看见了绿衣,犹如见了鬼一般,脸色顿时惨白,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放开他!”绿衣冷冷吩咐。

    萧满手一抖,顿时奚南就掉了下来。

    绿衣手一挥,一道绿光闪过,将奚南卷到了自己身后。

    “你自裁吧!”绿衣犹如女皇一般,冷眼瞧着萧满,淡淡发话。萧满闻言,脚一颤,“咚”一声,摔在了地上。不过,片刻,萧满像是忽然清醒了过来,慌忙跪正,不住的磕头,口中高喊: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奚南站在绿衣身后,看着他惊惧失神的模样,眼底闪过不屑。

    “他,我要亲自动手!”

    绿衣诧异的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平静的模样,目中神色连闪。

    “好!”她应了下来,然后白光闪过,绿衣与奚南一同消失了!

    而修炼心法之后的境界,又可分为两个,劫境和圣境!其中,劫境又分为三个境界,从低到高分别为:炼骨境,禅心境,涅槃境。这三个境界的每个境界又有初期,中期,末期,圆满四个阶层!在这三个境界中,其中炼心境是比较容易的一个阶段,一般只要稍微有点资质的人都能顺利度过这个阶段,唯一的区别就是在于时间长短!而禅心境,却不同了!禅心,禅心,很显然,这是一个考验众人心境的境界!在这个境界,看的是悟性,有一些人,一生便在此止步,而有些人,可能一朝顿悟便一飞冲天!这对于修士来说,便是一个分水岭!而能走过这一境界的人,也勉强可以算是修士界的高手了!禅心境之后,便是涅槃境了。所谓涅槃,在佛教中的意思是清凉寂静,恼烦不现,众苦永寂;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远离一异、生灭、常断、俱不俱!而用在这里,意在让人沉淀先前所得,然后涅磐重生,更上一层楼!

    至于圣境,当初藤老只说了一句话,圣境非圣!奚南当时不懂,想要问清楚,藤老却未在解答,只是说等到他到了圣境自会明白,现在告诉他只不过是给修炼之路多造心魔而已。故此,奚南后来也未在追问。

    如今,那白衣男子手掌之上青光透体,不过光芒并不强烈,也不凝聚,想必是到了炼骨圆满,只差一步就可迈入禅心境。看那白衣男子的年纪,二十出头。如此年纪,才得此成就,想来资质并不怎样。

    不过,即使那白衣男子资质再差,但是他境界却是比奚南整整高了一个。来这洛城之前,他才刚刚突破进入炼骨末期。

    在炼骨境中,第一步便是引天地元气入体,简称引气入体。在这个世界中,无处不存在着天地元气,只不过我们看不见,也摸不着!我们每天呼吸的空气中也蕴含有天地元气,但是那很驳杂,而且我们没有一定适当的方法,在其进入体内后,将其保存在体内,时间一长,它就会自动消散!而心法就是教会我们一个方法,让我们将元气引入身体的丹田位置,经过提炼纯化保存其中,化为己有!这便是炼骨初期。一般人,沟通天地元气,引气入体,十天半月就可完成!资质稍好的,七八天亦有;更好的,两三天便可完成这一步,这种人也就是所谓的天才;甚至有更天才的,仅仅一天便可完成,这种人整个幻玄大陆也不满十指之数,他们被称为怪物。而和这些人比,似乎奚南在这一步上,比怪物还怪物。当初,他一个晚上便学会了如何引气入体,并且成功炼化第一股元气储存体内。这个成果当时将藤老吓了一大跳,以为出了一个震惊大陆的怪物。不过,后来奚南的进展速度就慢了下来,虽然还很快,却也没有达到骇人的地步。为此,藤老没少感叹过。

    在等到元气在丹田内蓄积到一定的程度,也就是完成所谓的炼骨境初期之后就会进入第二步通脉!所谓通脉便是打通经脉。人的身体里有无数经脉,最为熟知的便是奇经八脉: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炼骨中期就是打通这所有八脉,让丹田内的元气能够顺着八脉在身体内形成循环,顺畅流通!其中,任脉,督脉,冲脉,带脉是主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为辅脉!而主脉中,任督二脉更是重中之重!而此心法中写明:欲练此法,必先任督!但是,只要稍微熟知身体脉理之人,都会知道任督二脉的打通,是险而又险!要想成功,九分是运气,一分是坚持!当然这一说法自然是对于那些独自修炼的人和那些穷苦之人而言的,像一些大家族什么的,自然有高手护佑,经脉的打通,可谓无惊更无险!当初的奚南并不知道这一点,完成第一步之后,就心急火燎的进入了第二步。当藤老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元气错脉,奄奄一息。幸好藤老功力深厚,神通广大,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至此以后,奚南再不鲁莽了。

    至于炼骨境的第三步,也就是末期,就是一个炼血的过程,换句话说就是溶元气入血气,用元气去强化气血,强健身体!一般人,炼化全身血液不过一年时间!有资质卓越者,更是半年就能完成!而如今,奚南迈进末期已经快七八天了,全身血液已经炼化了一成多,如此下去,只要再有两个月,他就可以进入炼骨期最后一层,炼骨。等到全身骨头经过元气冲刷强化一遍之后,炼骨境逐渐圆满,奚南就可顺利地进入禅心境。

    可是,那是好几个月之后的事情,现在的奚南只是炼骨境末期,而如今一掌轰来的白衣男子却是与禅心境不过一步之遥。

    奚南眯起眼睛,不退不让,毅然一拳轰出。

    轰

    劲风横扫中,奚南足足倒退出去十几步才堪堪站稳脚步,而对面的白衣男子,却是纹丝不动。

    “小子,我再问你一次,那驭龙鞭你到底是交还是不交?”白衣男子森然问道。

    奚南知道,他定是看到了自己手上的戒指,所以有所顾忌。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这白衣男子竟有如此大力。看来玄梦阁的弟子,也并非徒有其表。

    转了转酸麻的手腕,奚南舔了舔嘴唇,漆黑的眸子中,忽然涌起一股渴望,对战斗的渴望。

    那些日子,他整日不是与野兽搏斗,就是与压制功力的腾老对打,如今能碰上这么一个既能给自己压力,又不至于有生死危机的对手,正是求之不得。

    想着,奚南冷笑一声,一个箭步便冲了上去。

    “小子,你找死!”白衣男子怒吼。

    一拳应声而出,带着朦胧的青光,直奔奚南快速接近的面部而去。若是这一拳砸中,那不死也要破相了。

    星眸微眯,脚下一个滑步,电光火石之间,与那手掌堪堪擦过。凌厉的掌风吹起了奚南额前的碎发。

    “哼!”

    白衣男子一声冷哼,掌势突变,竟像游蛇一般违规常理的翻转,向着奚南的脑后袭来。

    奚南不避不让,一拳对着白衣男子胸口轰去,完全是一副不怕死的打法。

    白衣男子眉头微皱,他奚南不怕死,他可是怕死的很。他堂堂玄梦阁长老的儿子,前程无限,若是在这个臭叫花身上折了翼,那可真是太亏了!

    不过,这边上这么多人看着,他必须得尽快将这小子拿下才行,否则有损玄梦阁的面子,也有损他玉公子的面子!

    一抹阴笑忽然出现在白衣男子的嘴角。

    奚南瞳孔猛缩,心中警惕顿生。刚要有所动作,忽听得一声厉喝。

    “剑裂天地!”

    一道青光忽然迸现在奚南与白衣男子中间,青光之浓烈,完全超出了奚南的想象。光芒照射到身上,锋利的像是要撕开他一样。奚南只来得及将双手交叉护在胸前,就在巨响声中被轰了出去,足足撞飞了好几十个摊位才停下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