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戮玄最新章节!

    这时,付清手中的酒瓶砰地一声掉在地上,骨碌碌滚了开去。那澄澈的酒液流出酒瓶,浓郁的酒香飘散……

    奚南抽了下鼻子,笑问:“还有吗?”

    付清瞪大了眼睛盯着他,半响没有回答。

    “你,喝多了?”奚南在他眼前晃了晃手,付清顿时回神,眼神里带着古怪,低低问道:“你,进入禅心境了?”

    奚南一愣,没想到付清这么快就看出来了。

    “看你的表情应该是真的了,哎,真羡慕你,我要何时才能晋入下一个境界呢?”付清哀叹了一声,将一瓶神仙醉扔了过去,自己又拿出来一瓶。

    奚南接过。

    “省着点,这是最后两瓶了!”

    奚南一愣,旋即仰头,醇香的液体顺喉滑下,火辣辣的感觉之后,是舒心的温暖。

    “真是好酒!”

    “当然是好酒!这可是用九千九百九十九种药,再配上我付家特有的酒引酿制而成的。就算他玄梦阁阁主一年也喝不上一回!”

    付清低低的声音引起了奚南的注意,他吃惊的望着付清。没想到这神仙醉竟有着这样的来历。

    付清回头看了一眼奚南,又道:“不用这么惊讶!虽然这神仙醉外面很稀少,但是我们付家还是很多的!你要是跟着我啊,想喝多少就喝多少!怎么样,小子要不你就跟我混吧?”付清忽然回身一手勾着奚南的肩膀,调侃道。

    奚南不由失笑。

    “去你丫的,还小子!还跟着你混?要是倒过来,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看着奚南的笑脸,付清不由一愣。平日里这奚南可是很难见到笑得这么开心的时候。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奚南忽然面上出现几许迟疑的神色。

    付清一见,立即明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付家是一个很古老的家族。延续至今有几万年的时间了。明面上,付家是卖酒的世家,实际上付家之所以能够延续至今,是因为这个!”一张明黄的符箓忽然出现在付清的手心。

    “符箓?”奚南疑道。

    一旁人脸却瞪大了眼睛,惊叫道:“符师?现在还有符师世家?”

    这回倒是轮到付清惊讶了。

    “没想到你张脸还知道的挺多的!对,我们付家是符师世家。符师是一个很古老的职业,也是一个很难修炼的职业。自古至今,符师越来越少,现在真正称得上符师的除了我付家的人,恐怕外界已经找不到了!但是,即使是我付家,后辈愿意成为符师的也越来越少了。到我这一代,我是唯一一个自愿成为符师的!这一次,我是被家族赶出来的!”

    “什么,你是赶出来的?”奚南和人脸满脸惊讶。

    付清低下了头,从来嬉笑的他,忽然哀伤了起来。

    “自从符师这一职业开始衰弱开始,家族里的势力就开始分化。有我父亲也是付家的家主一脉,带着一部分人坚持继承祖业,而我一个旁脉三叔则带着一部分人要求放弃符师这一职业,如同大多数人一样光修个人战力,当然还有一些人保持中立的态度。这些年,两股势力纷争不断。但是,一直以来,因为几位太上长老的支持,我父亲那一脉始终都占据着家主的位置,而我,在选择符师的那一天开始就被定为了家主继承人,着重培养。可是,就在去年,家族中忽然发生了重大变故。我那个三叔忽然联合了外来势力,将我父亲秘密囚禁了起来,而我也被赶出了家族一直隐世的地方,终生不得回归。这还是几大太上长老联手维护的结果,否则我此刻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讲完,付清又咕咚一声灌下了一大口酒。

    奚南与人脸看着他,默不作声。

    “你们知道那个帮主三叔反叛的势力是什么吗?”付清忽然问道。

    “什么?”奚南与人脸齐声问道。

    付清抬头望向远方,说出了三个字玄梦阁。

    奚南忽然想起那天付清听到他就是奚南时的激动……或许,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此吧!

    “奚南,答应我一件事好吗?如果你肯答应我,我就做你的小弟,就算是给你酿一辈子的神仙醉我也愿意!”

    突如其来的郑重,让奚南皱起了眉头。

    “什么事?”

    “我知道你跟玄梦阁已是不死不休之局,如果有一天你杀上落日山,请带上我!”

    “为什么?如果仅仅只是玄梦阁帮了你三叔,似乎并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奚南问道。

    付清眼眶里忽然溢满了泪水。

    “他们杀了我母亲!她是为了救我而死的,她死得时候,已经怀有身孕七个月了!这一年来,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我母亲那双怎么也闭不上的眼睛,还有那一地的血……我忘不了,永远都忘不了……”

    泪水顺着脸颊滚滚而下,这一刻,奚南的眼里付清少了以往的神秘,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可怜的普通人……

    他将酒瓶拿起,轻轻碰了下付清身前的酒瓶。

    “我答应你!不过,想要做我的小弟,也要有实力才行,不然我可不收!”

    付清拿起酒瓶,仰首大口喝下。“放心!我可不会输给你!虽然符师越来越难练了,但是我一定会成为这世上,不对,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符师!来,干!”

    付清举起酒瓶。

    奚南笑着与其相碰。

    火辣的液体顺喉而下,友情犹如那神仙醉一样,醇香动人!

    “哎,对了,你不是说这是最后两瓶了吗?以后怎么办?”

    “自己酿呗!你可别忘了我曾经可是付家的家主继承人,这小小的酿酒会难倒我?”

    “不过,那酒不是要九千九百……”

    “我被赶出来的时候,把付家的宝库给搬了……”

    “你……牛!”

    “哈哈哈……”

    如此看来,即使他们想要利用魂晶来诱使怨魂放出自己魂晶的话,还需要仔细计划!

    不过,人脸似乎对于魂晶的事情知道很多。奚南看向人脸的目光,多了几分审慎。

    “你的魂晶怎么来的?”他忽然问道。

    人脸眼睛中出现迷茫的神色,道:“我不知道,从我有意识的那天起,它就存在了!”

    “那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魂晶告诉我的!”

    它的回答有点让奚南失望,不过,总算有了突破口!

    魂晶!奚南目光扫向周围那些黑黝黝的裂缝,嘴角微微弯起,带着邪魅。人脸在一旁看见这种笑容,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一个时辰之后,大魂领地边缘,奚南满身黑黑泥土站在那里,向领地内眺望着。人脸飘在他身旁,望着领地内的目光露着浓浓的担忧!

    忽然,远处惨叫声不断传来,听声音是付清的。

    一抹金光忽然出现地平线上,向着奚南这边快速冲来!

    很快,便已临近。金光之内,是满头大汗的付清;身后,是两头,不对,是三头身体像小山包一样的大魂。

    “快!快上!我支撑不住了!”付清大叫着从奚南身边电掣而过,疾风吹起了奚南额前的长发,露出了其后锋利如刃的目光。

    双手合握,举过头顶,猛然下划,一道足有一人高的血刃向着高速最先冲来的一头大魂劈去。

    进入禅心境之后,元气就可以透体而出了,只要你有强劲的控制力就可以随意变化元形状。虽然,奚南才刚刚进入禅心境,不过似乎他的控制力异常好,仅仅是这么短的时间,他已经做一些简单的变化!

    “砰”一声巨响,浓烟四起。那头如山包一样的大魂化作了一蓬黑雾,向后方卷去。在它身后,还有两头大魂,一见这种情况,尖叫着冲了上来。

    “想跑?”奚南一个箭步追着那化作了黑雾的大魂而去。身后,付清转了回来,一手一道符箓飞出,分别落在了另外两头大魂身上,“砰砰”两声巨响,两头大魂顿时等着铜陵般的眼睛,瞧向了付清。

    付清身上,又是金光一闪,转身就跑。身后,两头大魂朝天,怒吼,卷着庞大的身体,狂追而去。

    “奚南,你快点!不然,你就准备替我收尸吧!”声音传来,付清带着两头大魂,卷着灰尘,跑了开去。

    一道紫光忽然从天而降,排开浓浓烟土,将那大魂散开的黑雾全部笼罩在内。

    “吼!”

    一道怒吼声响起,光罩内,黑雾再次凝聚成了一个山包一样的身体。铜陵大眼,酒糟鼻,厚嘴唇,还有一条小尾巴。这模样,还真是有够滑稽的!

    奚南站在光罩外面,看着里面的大魂,嘴角笑容邪魅。

    “收!”一道血光从他手中射出,打入了光罩顶端悬着的一个紫金小钵内。顿时,光罩开始收缩。

    自从奚南晋入禅心境之后,对于这紫金钵的控制力也提升了不少。这紫金钵的威力也大了不少,也不再仅仅只是局限于给自己提供防护的功能上了!

    也幸好是有着这紫金钵,不然他今天要想抓住这大魂,恐怕还真悬。不过,现在么……

    光罩渐渐缩小,里面大魂吼叫不断。

    奚南忽然一脚跨进了光罩之内。紫金钵毕竟只是防护的宝贝,防有余攻不足,要想杀死这大魂,还得他自己亲自动手!

    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光罩内,浓烟弥漫,时而黑雾卷动,时而血芒闪烁。没多时,忽然一切静了下来。

    “落”

    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光罩一闪消失了,悬在半空的紫金钵落下落在了奚南手中。另一只手中,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菱形魂晶,闪烁着黑色的光芒。

    奚南皱眉,拿出了人脸的那枚魂晶,为什么颜色不一样呢?

    不过,现在可容不得他想很多,听着耳边吹过的风里隐隐传来的怒骂声,他不由得笑了。要是他再不快点赶过去,恐怕他真的要给那小子收尸了!

    将魂晶扔进了戒指中,他拿出了付清给他的另一种符箓小速神。这虽然没有速神诀那么惊人,不过也能加速不少!

    一道金光闪过,奚南电射而出,顺着声音追了过去。奚南刚走,一段断墙的后面,一张脸冒了出来,一双小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个圈,最后看向了奚南远去的方向。

    “啊!等等我!”

    嗖地一声,人脸从后面窜了出来,飞速追了下去。

    一片枯败的树林里,付清骂骂咧咧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一道金光裹着奚南冲了进去,没多久,人脸晃着小尾巴也追了进去。

    “大块头,你跑慢点会死啊!奶奶的,累死我了!”付清身上金光一闪消失了,紧攥的手心有黑色的灰烬漏出。这已经是第五个符箓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轰隆声中,无数枯木倒塌,那两个庞大身体又像是车轮一样向着他碾来!

    “哎……奚南你小子,能不能快点啊!”他长叹一声,又拿出一张小速神,正想要注入元气到其中,忽然一道金光闪过,停在了他身前。

    “哇,老大,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不被他们吃了,也要累死了!”付清夸张的大叫!

    奚南盯着那两头冲来的大魂,道:“你左边的,我右边的!”说完,他就朝着右边的大魂冲了过去。

    “啊!还来!”

    面对着那越来越近的庞大身体,付清垮下了脸。手中金光一闪,一支看上去像是纯金打造的毛笔握在了手中。

    “哎,非得让我杀生!”付清一边哀叹,一边抬手,纯白,毫无瑕疵,不知是什么毛发的笔尖在空中划过,一个闪烁着金光的繁复符号出现在了空气中。

    “封!”

    符号前推,印在了向前冲来的大魂眉心。顿时,无数光线从符号中射出,笼罩了大魂全身。前冲的身体瞬间戛然而止。

    “噗通”一声巨响,带着震动,那庞大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不远处,才刚刚用紫金钵困住想要逃跑的大魂的奚南,听见声响,望了过来。这一看,顿时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这就解决掉了?

    付清伸出手,挖进了大魂的魂穴掏出一枚闪烁着黑芒的魂晶,道:“这就是魂晶?怎么和那张脸的不一样?”

    不远处奚南看着这一切,不由得嘴角抽搐。

    没多久,砰地一声巨响,三个大魂全部解决。奚南收回紫金钵,走到了付清这边。看着他坐在地上拿着魂晶拷问着人脸,奚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付清的实力让他很惊讶,虽然他知道,付清不太可能是玄梦阁的人,或者说是来杀他的人,毕竟这一路上,他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杀了自己!但是他却没有做!这已经可以证明很多了!

    但是,现在是非常时刻,他是玄梦阁的必杀之人!

    他还是希望他能给他一个答案,因为他当他是朋友,他知道,自从那天他半路折回,将醉酒的他背起一起逃命的时候,他就已经将他当作朋友了!

    他不想让自己心中有一个疙瘩!

    他在付清身边坐了下来,轻声问道:“付清,你先前跟我们说的都是真的吗?关于你……母亲……”

    付清身体一僵,抬起头,看向奚南的目光中,闪烁着几许怒气。

    “我吃饱了撑的吗?拿自己母亲来说笑给你们听,我脑袋进水了吗?”

    奚南眼神闪烁,可是他还是问道:“那这是怎么回事?”他手指向那个躺在地上,可怜巴巴望着他们的大魂。

    付清回头,一愣,顿时明了奚南为何会如此问了。

    “哎……”

    付清长叹一声,对于奚南的问题避而不答,转而问道:“这个大魂要留着吗?”

    奚南看了他一会,坐了下来,道:“不用了!”

    “好!”

    “等……等等!”一个怯懦的声音响起,奚南两人看向了眼巴巴望着他们的人脸。

    “怎么了?”奚南问。

    人脸低下头,低低的声音响起。

    “可不可以让我吃了他!”

    奚南一愣,“吃了他,你可以进化?”

    “我不知道,不过其他怨魂都是靠吞噬的,我也想试试看!”

    奚南眼神幽邃,不知在想什么。半响他挥了挥手,道:“那它就交给你处理吧!”

    人脸猛地抬头,满面惊喜,颤抖着嘴唇想说什么,却张了半天也没蹦出半个字来。去请看得郁闷,吼道:“还不快去!”

    人脸嗖就跑了。

    人脸走后,奚南看向付清。

    “很抱歉,作为朋友我不应该那样质问你,但是我心中的疑惑一定要解开,你也知道我的处境,我不想心里面一直有个疙瘩!”

    付清叹了一口气,手中再次出现了那支很是金光闪闪的笔。

    奚南目光落去,只见上面,金色的笔杆,腾龙飞凤,精致无比。下面,那柔顺的毛发,洁白的没有一丝瑕疵。

    “每个符师的武器也是符师画符的工具都是一支笔,而这是我家族中代代流传的符皇笔!”付清低头看着手中的符皇笔,那目光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儿女,温柔无比。“符师画符是需要耗费元气的,修士攻击也是需要耗费元气的!符师修炼困难的原因一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