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戮玄最新章节!

    漫天电光飞舞,金色的闪电布满了整个苍穹,将奚南完全笼罩在内,从外面已经看不到奚南的身影。乌云之中,电光闪烁,还有金色的闪电在不断劈下。

    远处,付清看着这场面,惊骇的张大了嘴巴。他不是没见过天劫,可是像这样完全不给人留任何生机的天劫,他却是从未见过。每一位修士在进入涅槃境界之后,每一个小境界的精进都要经历一次雷劫。但是,那都是根据他自身的实力来出现的。那天劫虽然也强大的让人产生不出反抗之心,但是用长老的话来说,闪电之中都是蕴藏着雄厚生机的。每一次渡劫,对于修士来说都是一次涅磐重生的大机遇!故而,禅心之后的境界会叫涅槃!但是。

    眼前的天劫,却是完全抹杀了所有生机,只有毁灭!残忍无情的毁灭!

    这是,天要亡他吗?

    付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帮不了他,天劫之下,无人能够插手,否则只会给渡劫之人带来更大的劫难。天劫,只能靠自己!

    闪电之中,奚南已经满身血迹,很多地方已经可见森森白骨。他全身没有一处地方是完好的!

    抬手狠狠擦去嘴角的鲜血,他再次举起了手中刑天。

    来吧!既然天要亡他,那就让他用自己的实力证明给天看,他就算是死,也要反抗!他不是任何人可以随意揉捏的蝼蚁,包括这个无情的天!

    一道道金色闪电在他身上落下,一块块血肉剥离。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飞洒间,一大半都落在了刑天的刀身上。血迹一触及锈迹斑斑的刀身,就消失不见了!

    奚南疲惫的停下动作,他全身都在颤抖,他抬头看向乱舞的闪电,伸手将胸前的玉瓶抓在了手中。

    绿蔓,连天也要亡我,这是为什么?

    难道今生,我真的无法再看到你了吗?

    我不甘心!不甘心!

    为什么?

    “为什么!”一声怒吼从他喉间传出,震动天地。但是,回答他的不过是更多的闪电。

    远处,付清难过的撇过了脑袋。

    为什么?他也想问一问天,这是为什么?

    一直闭着眼睛不敢看的紫魂在这时却睁开了眼睛,眸中浓浓的胆怯之后是挣扎的犹豫。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奚南狂吼着,再次举起刑天挥向了狰狞的闪电。

    大刀划过空中,一片片锈斑脱落,黑色的刀身逐渐显露。可是,奚南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中只剩下了那不断劈来的闪电。

    黑色的刑天砍向了最近的山顶。犹如鲸吞一般,闪电一触及到黑色的刑天就被吞了进去。奚南一怔,这时才发现刑天变得不一样了。

    黑色的刑天看着有点眼熟,不过并没有多想。原本绝望的心,此刻涌起了无限希望。身体疲惫一扫而空,他咧开嘴,露出了染血的牙齿。

    “这一次,我若大难不死,总有一天,我一定要飞上九天,看一看你这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又有什么权利来决定我的生死!”

    奚南的声音回荡在雷声中,雷云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一瞬间就狂暴了起来,闪电不再劈下,却有着更加恐怖的气息传开。

    奚南握紧了手中刑天,双目盯着那收缩间变得漆黑的劫云,全身紧绷。

    他知道,它是在酝酿必杀一击!但他不是傻瓜,不是木头,他不会等着它来杀他!

    “天,我现在还没有实力去屠,但是我可以先从你身上讨点债回来!”

    低语声中,奚南高举刑天,用力挥下,漫天血芒直奔天穹劫云而去。

    “吼”

    有沉闷的怒吼声从劫云之中传出,奚南大惊。难道这劫云真是什么生物控制的?难道所谓的天,只不过是一种生物?

    各种猜测从奚南心中不断冒出,让他惊疑不定。

    不过,无论它是什么,今天,他都要让它知道,他不是蝼蚁,不是任何人,任何东西都可以随意揉捏的!

    漫天血芒如河流倒卷,声势浩大,让远方的紫魂惊得掉了下巴。它推了推身旁的付清。

    “干嘛?”

    “快看!”

    付清转过头,嘴巴瞬间张得能塞下一个蛋!

    “吼”又是一声沉闷怒吼传出,漆黑劫云怒涌,突然嚯嚓一声,惊天动地。一道足有水桶粗血色的电芒忽然破开劫云,划过天空,只一闪就与血芒撞到了一起。

    血芒消耗殆尽,闪电缩小了一圈,继续向着奚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来。

    刚刚那一击之后,奚南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看着闪电劈来,他只来得及举起刑天。

    “当”一声脆响。

    刑天落在了地上,重新恢复了锈迹斑斑的模样,奚南冒着浓烟向后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终究,还是要死了吗?

    天空之中,劫云渐渐淡去了,露出了原本碧蓝的天空,耀眼灿烂的阳光。

    “奚南”

    付清大叫着跑了过来,紫魂晃着小尾巴紧随其后。

    奚南浑身焦黑,伤口无数,就像一个破烂的洋娃娃,破败不堪,没有丝毫生机。

    “奚南,你小子不会就这样死了吧?”付清颤抖着手摸向了奚南的颈部。

    僵硬的皮肤表情,一碰,就碎了,变成一块块碎末滚落在地。

    付清的手指僵在了那里,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

    从遇上他的第一天起,他就觉得他们会做兄弟,最好的兄弟。可是,还没一起闯荡,还没一起杀上落日山,他就要离开了吗?

    “奚南,你小子给我起来,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做到呢!你说过,要带我去落日山为我娘报仇的……你说过的……”付清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到了。

    紫魂轻轻飘了过来,在奚南脑袋边上落下,闭上眼,一枚紫色魂晶从它的额际冒了出来。那一次,奚南他们在沙漠醒来之后,他就把魂晶还给了它!

    一缕缕淡淡的紫色烟华从魂晶之上散发而出,从奚南的五官之中钻入。

    片刻,那些光华又退了回来,缩回到了魂晶之中。魂晶重新回到了紫魂的体内。

    “奚南没死!”

    天宫,他又回到了这里。奚南抬头看着头顶那个巨大的漩涡,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没死!

    奚南欣喜不已,飞身向着漩涡飞去,只要飞出那里,他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

    “砰”

    奚南被弹了回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撕裂般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奚南一阵龇牙咧嘴。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出不去了?他皱着眉头,忍着疼痛再次飞身而上。

    “砰”

    他又被弹了回来。

    他站起身,抬头看向空中的漩涡。这一次,他没有再鲁莽的冲上去。

    头顶的漩涡似乎和上一次的有什么不一样了!奚南皱紧了眉头,一缕缕金色的光华在漩涡之中时隐时现,这是上次没有的!

    这些是什么东西?就是这些东西阻挡他出去吗?

    奚南盯着它们盯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浓浓的疲惫从身体各处传来,他盘膝坐了下来,闭眼入定。

    戮天诀心法在心中悄然而动。

    忽然,漩涡之中,有一缕金色光华颤动了一下,然后嗖地从漩涡中钻了出来,飞下来,从奚南头顶钻了进去。

    奚南猛地一个哆嗦,一下就从入定状态醒了过来。怎么回事,一种刺痛的感觉传遍全身,还伴随着麻木,就好像是被电劈了一样。

    他抬头看了看漩涡,它还是那样不紧不慢的旋转着,没什么变化。

    奚南嘀咕了一句奇怪,再次入定。

    又一道金色光华飞下,没入了奚南的身体之中。奚南身体轻轻哆嗦了一下,却没有再次从入定中醒过来。

    一道道金色光华不停落下,没入他的身体之中,渐渐的,有一缕缕金色光芒从他身体之中透出,而且随着金色光华的不断落下,那金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烈。

    时间在这里似乎失去了意义。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终于,金色光芒不再落下。而奚南的身体,已经变成了淡金的颜色。

    而此刻,外面已经过去了三天。付清与紫魂不敢轻易移动奚南的身体,只得在一旁守着。又一个黑夜过去,当第四天的阳光升起,忽然天边卷来了一片黑云。

    付清正盘膝入定。紫魂不知飘去了那里。

    黑云瞬间就来到了奚南他们头顶,一阵涌动之后,一袭黑衣的黑山老妖从空中落了下来,站在了付清的身前。

    付清有所感应,从入定中醒了过来。一抬头,便是黑山老妖冷漠没有丝毫感情的双眸。

    付清一愣,随即嘴角抽搐了几下,扯出了一抹牵强的笑容,道:“黑山老前辈,您怎么在这里?”

    黑山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身后奚南的身上。

    “哦,我朋友受了重伤,已经昏迷了很多天了!”付清忙解释道。

    黑山老妖眼睛微眯,半响喉结滚动,嘶哑的声音传出。

    “三天前在这里渡劫的就是他?”

    付清眼珠一转,道:“怎么可能?我朋友才跟我差不多的境界,渡劫的是一只从遗迹里逃出来的魔头。那只魔头,找不到出去的路,一直跟在我们身后,一到外面,竟然就引来了天劫。我朋友逃得慢了点,就被波及了。魔头死了,他还算好,并不是天劫的主要对象,勉强保住了一条命。”

    黑山闻言不再说话,目光在边上扫视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其余的生物。

    “老祖让我来问一下你们,有没有从遗迹里面带出什么宝贝来?”黑山将目光重新转回到了付清身上,冷冷问道。

    付清慌忙摇头,苦着脸,道:“还宝贝了,能把命带出来就不错了!黑山老前辈您是不知道,里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个魔头啊到处都是,我和我朋友能逃出来算是万幸了!那些在我们后面进去的玄梦阁的人,好像大部分都死在魔头的肚子里了!”

    黑山面无表情,听着付清说完,道:“当真?”

    “嗯!千真万确,您要不信可以去玄梦阁问!”

    “既然如此,那么你们也没必要活下去了!都去死吧!”黑山忽然变脸,一股黑风从他身后冲出,鬼哭狼嚎之声顿时响遍四野。

    “封!”

    付清抬手符皇笔一晃,就是一个封字出手。

    其实在见到黑山那一刻,他就暗暗拿出了符皇笔。这黑山老妖的故事他可是听得多了!论起凶残,这黑山老妖在月落十三妖中绝对是排第一的!

    黑山一见付清手中的符皇笔,顿时眼睛亮了一下。

    “这笔不错!”

    黑山一边说道,一边又是一股黑风带着鬼哭狼嚎之音朝着付清冲去。

    “吞!”

    紫魂不知从哪个旮沓里冒了出来,瞬间就挡在了付清身前,身体迅速膨胀,化作了一个巨大圆球一般,嘴巴张开,对着黑风一吸,顿时整个吞进了肚子中。

    紫魂打了一个饱嗝,身体又渐渐缩小恢复成了原样。

    “你没死?”黑山看着紫魂,顿时惊怒。紫魂一个哆嗦,脸上闪过几缕怯色,嗖地就飞到了付清身后。

    “小子,你先前说有魔头渡劫,是在骗老夫吧!”黑山望着付清冷冷说道。

    既然已经刀锋相见,又何须再顾及!付清沉着脸,淡淡道:“是又怎样!”

    “好!敢骗我黑山老祖的,这世上还没几个人呢!今天,老夫就让你知道,敢骗我黑山老祖会是什么下场!”

    话毕,黑山手一甩,一把血色小旗飞出,瞬间放大,几乎遮住了整个苍穹。血色旗面之上,无数鬼脸尖叫着,挣扎着想要从旗面上挣脱出来,那狰狞的表情,刺耳的叫声,令人头皮发麻。

    “敢骗老夫!老夫就扒了你们的皮,把你们的魂打入炼魂旗中,每天接受烈火灼烧,老夫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噗”付清一口鲜血吐在空中,符皇笔抬起,笔尖在那口鲜血中划动。

    “血封!”

    一个更加繁杂的字符闪烁着浓郁血光,印向了空中炼魂旗。

    黑山背负着双手,冷笑着。似乎看着人垂死挣扎是他最大的乐趣。

    “快走!”一字出手,付清拉起地上的奚南甩在了背上,手中速神符闪烁金光,化作一溜金光射了出去。紫魂整个身体化作一缕轻烟也逃了。

    黑山脸上笑容僵住。

    “追!”

    可是,空中炼魂旗一动不动。那个封字印在炼魂旗上,一丝丝血芒从封字上延伸而出,将炼魂旗捆了个结结实实!

    “啊!”

    黑山怒吼,整个身体化作一团黑雾,卷着炼魂旗迅速飞上天空,朝着付清逃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一个时辰之后,付清手中的速神符化作一蓬粉末,消失了。他们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看看身后,黑山依旧紧追不舍。

    奚南一咬牙,拿出三个小速神,然后又拿出符皇笔,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融!”

    三个小速神全部化作一缕金光,融进了那个用精血写就的融字。然后,融字一阵蠕动,变成了一个血符。

    付清伸手一把捏住,血符化作一缕缕血芒融入了身体之中。

    顿时,他消失在了原地。

    又是一个时辰之后,付清的身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显现了出来。“扑通”,他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奚南从他的身上滚了下来。

    一层层漆黑的焦炭一样的物质从他身上掉落,露出了里面娇嫩的新生肌肤。

    这时,一阵微风吹过,紫魂在空中凝聚了出来。

    “他追过来了!前面不远处好像有个城,我们再坚持一下,到了城里就好了!”紫魂焦急道。

    付清从地上爬起来,拉起奚南的手臂,想要将他甩上背部,可是怎么也使不上劲。

    他抬头看向后方,一片黑云正飞速靠近。

    “紫魂,你能不能把奚南吞下去?”付清问道。

    紫魂一愣,然后道:“可以是可以,但是吞下去他就死了!”

    付清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紫魂看着越来越近的黑云,提醒道。

    付清嘴角浮现浓浓苦笑,“我已经走不动了!”

    最近连番大战,付清身体早已透支。刚刚又是两口精血吐出,更是雪上加霜。

    他回头看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奚南,嘴角苦涩无比。

    “奚南,看来我们是要死在一起了!也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能在同年同月同日死也不错!”

    “什么死不死的?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怎么就满嘴晦气话?”一个声音忽然在空中响起。付清与紫魂大惊,纷纷抬头望向空中。

    只见虚无处,有一个身影缓缓显现了出来,一身灰衣,满头白发,正和蔼的笑着。

    “这位前辈是?”付清呆呆问道。

    “哦,我跟他认识!”老者一指奚南,笑道。

    付清看了看后面,黑山老妖已到了近处。老者微微一笑,一挥手,一道白光飞出,直奔空中黑云而去。

    “黑山,怎么见了老夫也不出来打个招呼吗?”

    黑云中,射出一缕黑芒,与白光撞在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