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戮玄最新章节!

    “华炎,你自己说吧!”

    华炎看向奚南,那双淡漠的眸子中,充满了蔑视。

    “你胆子很大!但是,光有胆子可不行,还要有实力!等我提亲结束,我会亲自取下你的项上人头!玄梦阁的威严,不容蝼蚁玷污。”

    “玄梦阁的威严吗?蝼蚁吗?那就让我这只蝼蚁来证明,所谓威严不过就是一坨狗,屎而已!”

    “好!”付清拍掌大叫,兴奋得跳了起来。顿时,对面除却华炎之外六位弟子的目光全聚集到了他一人身上,杀气腾腾。若说目光能杀人的话,恐怕此刻他已经被活剐了!

    对于奚南的话,华炎眸中闪过一丝愠怒,然后吐出了四个字:“口舌之利!”随后,便转过身面向月梦。

    依旧是那般高傲的姿势。

    “梦仙子,此次华炎前来提亲,所为女子名为粉衣!”

    奚南与付清双双动容。竟然是为了那个女子!

    若说容貌,粉衣姿色也算得上是倾国倾城,只不过,在修士的世界,容貌好看的女子比比皆是!想来能够吸引华炎如此来提亲的,恐怕还另有起因。

    奚南看向月梦,此刻她也是双眉紧皱,一双秋瞳,寒意袭人。

    “不准!粉衣已被定为我月家下一代家主,不允许外嫁!”月梦言辞拒绝。

    奚南闻言又是一惊,没想到看上去柔婉如水的女子,竟是月家下一代家主。他看向华炎,看看他打算如何收场。

    只见华炎轻轻一笑,顿时万物生辉。只是,配着他那冷漠高傲的眸子,却只会让人更厌恶。

    “这个消息不会是梦仙子临时捏造出来的吧?素来,每一个家族在定下家主继承人时都会向外诏告,这一次为何我等一点风声没有听到?”

    “本家主刚刚才决定的,还没来得及通告!”月梦看着他,眸中尽是冷漠。

    “看来梦仙子是存心不想成全这桩喜事了!”

    “是的!”月梦直言不讳。华炎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滞。这时,玄一睁开了眼睛,目光在华炎身上一扫,淡声说道:“华炎,先过来坐下!”

    华炎退了回去。

    “月梦,你要想清楚!”玄一看着月梦沉声道。

    月梦面若寒霜。

    “玄一,我告诉你,只要是我月家的女子都不会和你玄一扯上任何关系!”

    玄一脸色顿时阴沉。

    “好!那就休怪我玄一不顾昔日情面!”

    “情面?”月梦嗤笑着从座位上长身而起,走到了玄一面前,直面他阴沉的阴沉,低声道:“我们之间还有任何情面可言吗?从那一天开始,我月梦就与你玄一只会是仇人!永生永世的仇人!”

    玄一默然,脸色更加阴沉。

    一旁奚南看着对峙的两人,眼中掠过几缕疑惑。看来这月梦与玄一之间,故事还很多!他撇头看向一旁的洛奇,他的目光停留在月梦身上,几分忧伤,几分怜惜。

    “有故事!”付清低低的声音在耳中响起。

    奚南不由无奈苦笑,这小子的八卦之心又要开始蠢蠢欲动了!

    正在这时,玄一的声音再次响起。

    “既然如此,我也不妨告诉你,这粉衣我玄梦阁是要定了!哼,月梦你好自为之!华炎,我们走!”

    话毕,玄一转身就走!

    一直不敢说话的玉公子着急了,闪身拦在了玄一面前。

    “长老,这奚南……”

    玄一望向奚南,未说二话,手一伸,顿时化作一只巨掌向着奚南抓来。

    一股强势气息迎面扑来,冲的奚南心中一闷,竟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奚南一惊,没想到,仅仅只是一点点气息就让他差点受重伤,若是这一掌真的抓到他的身上,恐怕得当场化作肉泥吧!

    “玄一,你当我月家是什么了?”一声怒喝响起,一个身影闪现在奚南的身前,一朵莲花蓦然出现空中,挡住了那只巨掌。

    “月梦,这是我玄梦阁的私事!”玄一脸色阴沉无比。

    “他是我月家的客人,现在他既然还在我月家,就容不得你玄一在这里撒野!”月梦斩钉截铁。

    玄一额前青筋暴跳,怒火中烧。

    “月梦,你这是摆明了要和玄梦阁决裂了是吗?”

    “玄一,你还代表不了玄梦阁吧?”洛奇总是出现的恰到好处。

    玄一目光转向洛奇,阴沉无比。

    “玄一,你别忘了你现在还不过是个长老,还没到掌教的位置!”洛奇补充道。

    玄一眸中闪过阴狠之色。

    “好!很好!好得狠!你们等着,我玄一荣登掌教之日,就是你月洛两家灭亡之日!”

    洛奇淡笑依然。

    “那我这把老骨头就等着了!不过,我月洛两家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不是你玄梦阁想捏就捏的。更何况,掌教之位,你真的就十拿九稳了吗?”

    玄一色变。

    “洛老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什么意思?你自己琢磨去吧!慢走,不送!”洛奇挥袖带着奚南几人与月梦一同消失在了原地。

    那玉公子一见奚南消失了顿时急了。

    “长老,奚南……”

    “啪!”

    玉公子整个飞了出去,撞到了廊柱上又弹回来掉到了地上。

    一口鲜血直接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走!”

    玄一看也不看他一眼就带着其余众人走了出去。

    玉公子眼中闪过怨毒之色,然后忙起身跟了出去。

    小院中,奚南,付清,月梦,洛奇四人围坐在石桌前,紫魂虚浮在奚南肩上。

    “月梦,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看来粉衣的事情是瞒不住了!”洛奇叹道。

    月梦闭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奚南双眸深邃,忽问道:“小子冒昧,不知洛老口中的事情是指什么事情?”

    洛奇看向月梦。她此时已经睁开了眼睛,那双如水秋瞳之中,溢满了浓浓悲伤。

    “粉衣是妖!”

    奚南心中咯噔一下,手不由自主摸向了胸前的玉瓶。

    “她的本体乃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天玉兰!”

    “天玉兰?”付清大惊失色。

    月梦点头,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一缕痛苦之色一闪而没。

    奚南不解。

    “天玉兰是一种万年难得一见的神药。万年成长,万年开花,一朝花落,一夕枯萎。天玉兰最珍贵之处,是它的花朵!其开花之际,天呈异象,星河垂落,道音弥漫。古籍记载,天玉兰一般都是在日升时开花,日落时枯萎。它的花共有七片,以红橙黄绿青蓝紫排列,每一片花朵中都蕴含有一种大道碎片,服用者,有五成的几率突破原有境界,并且获得其中的一些珍贵道之碎片,这对于那些停留在涅槃境很久,只差一步就可以迈入圣境的老家伙是天大的诱,惑!每一朵天玉兰最少能够造就三个圣境强者,现在整个大陆也不过五十之数,最少三个,最多七个,你想想这得是多大的利益啊!故而,每次天玉兰出世,都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洛奇娓娓道来。

    奚南愕然,原来这天玉兰还有这样逆天的功效。不过,按照洛奇的说法,天玉兰一旦开花,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而且神药一般难以化形,这粉衣又是如何化身成人的?

    奚南望着洛奇,直觉还有后文。果然,洛奇接下去道:

    “天玉兰已经几万年没有出现过了,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三万年前。那一次,整个大陆都掀起了一场抢夺天玉兰的旋风。那一次,血流成河,涅槃境强者不知陨落了多少,甚至圣境强者也有好几个凋落了!不过,最终那一株天玉兰还是没有落到任何人的手中,而是被一个神秘强者带走了!”

    “神秘强者?”

    “是的!”洛奇眼中露出向往之色。“没有人看到他的真身,就只看到一只覆盖着血色铠甲的巨手撕破苍穹,直接将天玉兰连根拔起,然后消失了!”

    血色铠甲?奚南蓦然想起了曾经在他梦中多次出现的一个伟岸背影,他也是一身血色铠甲。

    忽然,奚南不由自嘲,梦中的人只不过是一个虚幻人物,怎么可能会是几万年前就出现过的人!

    洛奇再次接下去说道。

    “粉衣是三百年前月梦在一片荒山之中发现的。当时,月梦正于一头万古难得一见的龙蛇争斗。最后龙蛇自爆而亡,幸运的是,龙蛇的晶核竟然没有爆碎,掉下来的时候正好落在了粉衣边上。

    粉衣正值成长之际,所需天地元气甚巨,龙蛇晶核一掉下来,粉衣立马就自动吸收起其中精元。当时,月梦被龙蛇自爆所伤,也没想到晶核竟然会在自爆中保存下来!等到她有所察觉的时候,晶核中精元已经所剩无几。粉衣吸收了龙蛇晶核中海量精元,顿时疯长,隐隐间,宝光闪烁,罄香飘散,有了神药各种异象。

    天玉兰乃是上古绝种,月梦起先并没有认出来,只是觉得应该是珍贵异种,就将其移栽了回来。

    带回来之后,没多久就被月家一个老古董认出。但是一万年成长,一万年开花这时间太长,就连圣境强者寿命也不过七八千年,就算有奇遇者,最多也不超过一万年。万年寿命乃是一个坎,幻玄大陆上无人能突破。于是,为了能够让天玉兰早日开花,月家暗中收购了无数高阶异兽的晶核,用来培养天玉兰。七十年前,天玉兰终于成熟,结出了花骨朵!算定花开之夜,却发生了意外。原本古籍中描述的星河垂落,道音弥漫的异象并没有出现,而是一片万古难见的雷海。就算是涅槃境进阶圣境的天劫也没有那一次的恐怖。那一次雷劫足足劈了七天才结束。

    雷劫结束,天玉兰就成了粉衣。最终,月梦认她做了女儿!这件事情,原本只有老夫和月家几位高层知道,当初雷劫也是在一处荒凉之地度过的,按理外界无人知晓此事,没想到这玄梦阁竟然不知在哪里收到了什么风声,这一次玄一名为提亲,其实应该是来探清虚实的!”

    洛奇刚说完,月梦忽然长叹。

    “现在玄一必定已经确定了粉衣的身份,哎,是我害了她!要不是我……”

    洛奇插话。“月梦,人各有命,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粉衣之事早晚会传出去,你不必自责,如今最重要的是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月梦沉默。

    气氛一下子沉重了起来。玄梦阁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了所有东土人的身上,让人压抑的慌。虽然东土有十二大势力,但是除却东玄学院,其余几个世家,没有一家的势力能够与玄梦阁平起平坐。洛家与月家联合虽也不惧他,但是若要是真正撕破脸,到时候死得难看的肯定是他们!

    不过,东土局势微妙,玄梦阁也不敢随意动弹。否则,一旦重创,各家族必然群起攻之。到时候,玄梦阁万年基业将会毁于一旦,这是玄梦阁所有高层所不愿见到的。

    但是,明的不敢,暗的可就很难说了!

    三天之后,玄梦阁再次找上了门,这一次来的不仅仅只是玄一,还有玄梦阁掌教和玉南天。

    主殿之中,月梦居上而坐,玄梦阁掌教居于左首,洛奇居于右首,其余人顺次而坐。这一次,奚南与付清并没有在座,那华炎也被安排到了另一处待客的地方,与奚南他们一起。

    此刻,付清正瞪着那华炎,一瞬不瞬。

    华炎闭着眼,微扬的嘴角透露着他对眼前两人的不屑。

    “奚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什么东西想吃天鹅肉?”付清忽然转过头,大声问道。

    奚南垂着眼睑,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癞蛤蟆!”他淡淡答道。

    “对!就是癞蛤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叫什么?叫痴心妄想!”付清的大嗓门清晰的传出了门外,落入了侍女耳中。

    顿时有人嗤笑出声。

    华炎再能忍也忍不住了,更何况,他是如此高傲的人。

    “啪!”华炎拍案而起。

    奚南抬起头,看着他。

    “拍什么拍?显得你很有力吗?”付清叫囔着也站了起来,与华炎怒目而视。

    “哼!一个还没到禅心境的废物竟然也敢跟我面前说痴心妄想四个字,真是可笑!”华炎不屑的目光扫过付清,最后落在了奚南身上。

    “呵呵,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果然没说错。废物果然是扎堆的!原以为,能够杀了我玄梦阁那么多人的至少也是个禅心境圆满的人,没想到不过是个禅心境初期的废物!”

    奚南眼睛微眯,从小到大,废物二字一直是他最忌讳的词!他从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差,他缺少只是时间和一个机遇而已。现在机遇有了,他缺的只是时间而已!

    他相信,不用多久,他就可以将眼前这人踩在脚下,让他的高傲成滑稽的笑话。

    “我说,小子,你嘴巴放干净点!骂谁废物呢?照我看,这里最废物的就是你!长了一张女人脸,难道就以为你自己是女人,我们不敢揍你了是吗?”付清继续叫道。

    华炎脸色瞬间通红。这容貌向来都是他自信的一部分,但是没想到如今却被眼前之人,说成了女人,这让他情何以堪,如何容忍。

    “废物,找死!”一声怒喝,一道光华在空中一闪而过,朝着付清急速射来。

    奚南见状,生怕付清出事,慌忙一挥手,紫金钵射出一抹紫光垂落,将付清笼罩在内。“砰”一声轻响,光华碎裂,光罩晃了几下,没有碎裂。

    “封!”付清大笔一挥,一字出手,带着浓郁金光,向着华炎落去。

    “雕虫小技!”

    华炎随手一挥,虚空垂落一道光华,将那封字卷入了其中,想要生生磨灭。

    一声轻咦忽然从华炎口中传出,那一团迷蒙光华之中,那个金光四射的封字纹丝不动。

    “哼,敢小瞧我!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符师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惹的!”付清咬牙的声音响起,奚南眸中精光一闪,往后一步,退到了付清身后。

    符师这个古老的职业,其中神秘,深不可测。奚南也想看看,面对华炎他有何招数!要知道,这华炎比以前他们遇到的任何一个玄梦阁的人都要强,少说也是禅心境末期的强者,甚至可能已经突破到了涅槃境!

    只见,付清大笔连续挥动,一个个苍蝇一般的字符不断从笔尖流淌而出,在空中汇聚成了一副玄妙的图案。

    “大天**!”

    付清一声轻叱,字符组成的玄妙图案瞬间就飞到了华炎头顶,一缕缕无形的波动蔓延而出,将华炎整个都包裹了进去。

    “破!”

    一字出口,华炎身上爆出刺眼的光芒,一股极强的威势从他身上四散而出,顿时奚南色变,他有种陷入泥沼的感觉,连思维在这一刻运转的速度似乎也变慢了!看来,这华炎的实力应该已经步入了涅槃境。

    奚南神色变得严肃,一步上前,正要将刑天拿在手中,忽闻付清喝道:“转!”

    顿时,那玄妙图案迅速转了起来,一圈圈透明波纹不间断的从华炎头顶落下,将华炎整个人从头到脚都笼罩了进去。

    “困!”

    又是一声低喝,那一圈圈波纹竟慢慢缩小,没有任何阻碍的没入到了华炎体内。

    华炎体表的光芒忽地一颤,开始消散。付清见状,嘴角勾起了些许得意。

    “哼,就这样还敢骂人废物!今天我就代你师门好好管教管教你,让你知道谦虚二个字怎么写!”

    付清话音刚落,正要有动作,忽然,华炎体表光芒瞬间大炽。

    “噗”

    一口鲜血喷出,付清脸色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