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人生棋局之棋子人生最新章节!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江南的秋如丹青水墨舒展于黄昏的卷幕上,微风徐徐,小桥细水绵绵,与人共醉黄昏。他绕过水桥转入幽巷,不远处人声渐杂,他近身而去。

    巷末豁然开朗,一虎宅坐北向南,朱瓦红墙,两石狮卧于门两侧,威武逼人。

    赤门上铁钉纵横各九,兽首门环,门后用大理石浮雕的龙凤照壁。大门上方一牌匾上刻有“贾府”二字赫然显目。原来嘈杂声是进出府上搬物的仆人发出来的。门外三米处一黑痣的人正斜座在椅子上昏昏欲睡,他前放一铺红布的方桌,一笔一账本,显然是在等来应聘的人。

    他徐徐向前,正好椅子上那人头一摆惊醒了,睁眼一看骂道“滚滚滚,臭要饭的去别处”话没说完“吱”一声,两女子拉开半掩的门一前一后迎面而来。

    “德叔,都快吃晚饭了人招够了没”前面那女子温声细语道。且说此女口含朱丹,面若桃花,眉如柳叶,笑似春风,肌如凝脂,婀娜多姿,身肩白色绫罗,俨然副养尊处优的娇贵。

    “小姐呀,今天上午来了几个,下午一个都没,唉,就差一个就够数了,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等这么久”那德叔忙站起来叹道。

    “这个是?”这时那小姐眼一瞟正巧看见了他。

    “要饭的,刚想把他撵走小姐你就来了”那德叔解释道。

    “小云拿点钱给他,明天奶奶寿辰也算是为她老人家行行善”那姐吩咐道。

    “给”那丫鬟从袖子里陶出点碎银两递了过去。他摇了下头抬头看了下牌匾刚想问。

    “你个要饭的还嫌少,等下连这点都不给了”那德叔叫道。他怒的看着那德叔,好想一巴掌啪下去。

    “你,怎么老看着牌匾和账本,你想到我们这来做事么?”那小姐问道。他点了下头。

    “小姐,这可使不得呀,我们贾府又不是没人,这可会......”

    “德叔,只要他能做事就可以了,看他也怪可怜的,收留他吧”那小姐道。

    “ 这,这,唉,你叫什么名字啊,哪里人”德叔叫道。他懒得理他没回答。

    “你哑巴呀问你话呢“那德叔似乎很厌恶他。他白了一眼,伸手去拿笔。

    “德叔,看他还真像个哑巴”那丫鬟笑道,此丫鬟一双弯月眼一眨一眨的,煞是可爱。

    “小姐,这,这还是一个哑巴,等下老爷知道了会骂我的,喂,写这里,别把账本给弄脏了。”此刻他才真的知道师傅说的狗眼看人低是什么意思。

    “哑巴更好,不惹是生非,只要可以把事做好就行”小姐道。他大笔一挥名字飘洒在那白纸上。

    “江湖,好怪的名字哦,不过你字写得挺好的,念过书吧”那小姐高兴道。也是,那笔锋游笔走龙,苍劲有力,如长虹贯顶,刚中带曲,刚柔相济,飘飘洒洒一气呵成。

    “哪里人呀顺便也写上”那德叔喊道。他怔了下摇了下头。

    “德叔,现在战争都才停不久嘛,这常年在外打仗的或流浪的不记得是哪里的也很正常,行了,就他吧”小姐说完后便走了。

    “一般进我贾府的都得过我这关,不要以为进去了就什么事都没了,我也不是什么很贪财的人,想留下来的话你自己往后看着办就行了”那德叔自以为是道。

    却说贾府进门照过屏帘,院内两旁松竹荫映,东厢西阁,静默相对。东厢廊腰缦回,直通**,西阁琉璃碧瓦,巍峨耸立。院中一藤椅一檀古龙桌,桌上一雕有龙凤呈祥的炉鼎,散出椒兰的幽香。

    正面的大堂纹理雕木,细窗画扇,檐上鸾飞凤舞。气冲云霄。绕长廊迂回,后院亭台楼榭依山傍水,枯荷遍布,假山突兀嶙峋,林荫砸地,水岸藤萝纷披。

    庭中乔松竹柏,岁寒磊落。芍药兰菊,错落有致。他默默的浏览,在他的记忆力曾经有一处地方和此院相似,灵山,对,两年前他去灵山取剑时曾在山林里看到一别院,只是那别院杂草丛生,颓废衰落,与此院的盎然截然相反。

    “看什么看,以后让你看个够,牛二,带他去柴房,等下吃过晚饭后叫他把那点剩下的柴劈了,顺便拿件像样的衣服给他,别等下让人说咱们贾府寒碜”

    “好的”牛二道

    德福说完刚走几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忙向牛二挥手道。

    “过来过来,我跟你说呀,等下吃完饭后你们都去贾老太母那去庆寿,顺便讨点赏钱,那个哑巴嘛就别叫他了,去了丢我们的脸”

    “好呢”牛二高兴的带着他去了庭后的柴房。

    月色皎洁,晚风撩人,院后出奇的安静,其他人大概都去贾老太母那庆寿去了,唯有他一个人在慢慢的劈柴。“呼”院角的树叶抖动了几声,一黑影朝假山方向飞去。

    “东西呢”黑衣人小声说道。

    “都在这本子上,他们的安排我是摸得清清楚楚。”一人贼笑道。

    “嗯,你比之前那王麻子办事好多了,给你的”黑衣人扔给那人一小袋沉甸甸的东西。那人用手掂量了下“嘿嘿,应该的应该,要是还要什么东西你吩咐声我马上帮你搞好”

    “暂时不用了,要的时候我会找你的,去吧,免得他们等下生疑心。”黑衣人说完轻飞出后院消失在月色中。

    大堂西厢的声音渐渐熄落,他收好了工具靠在凉亭上静静的瞅着月亮,那月清澈冰冷,如那人的脸洁白无瑕,他的心似乎飘忽起来,轻风习习,他的眼仿佛被定格般呆滞。

    他嘴里喃喃道“那时的人,那时的月,那时的邂逅,散了,如竹篮打水,一场空梦罢了”

    他从胸前拿出长笛,笛声婉转清扬,似殇似梦。忽然间他发现他在也吹不出以前如明月般清脆旷野的浩洁。如今的笛音不是他的风格,在他的世界里本不应该有那么多的哀怨离愁,没那么多的凄凉伤感。不知为何自回头崖一别,他的身心似乎疲惫起来,那张惊眸时不时的浮入脑海。

    他闭上眼任他肆虐心头,任其泛滥成灾,那一幕幕的风花雪月历历在目。那夜,刻骨的温柔,无情的别离。那夜,冰冷的泪滴,残留的发丝,那夜,不堪回首。

    “小姐,你说明天少爷回来会又带些什么古怪的东西”贾姒的丫鬟小小道。

    “谁知道呀,反正他每次带的别人都猜不到的”

    “呵呵~少爷可是狠疼小姐的,他......”

    “小云你别胡说,在胡说就罚你今晚不许睡觉”贾姒噘着嘴红着脸道

    “小云,听见没,后院好像有笛音”贾姒停下脚步细细驻听。

    “嗯,是有,这么晚了谁还不睡呀”小云道。

    “走,去看看”

    笛音时而高亢时而深沉,如千军万马奔腾亦如林间潺潺流水,笛音突然转腔,似悲似殇,似烟似梦笼罩心头。他们寻音而至,刹那间音毕,时光闻之怯步,空气为之凝固。

    “好一首《孔雀东南飞》”贾姒拍着手凑上前去。此刻更换衣服梳理后他的在月色下朦胧起来,脸部菱角分明,白皙的面肤渗出晶莹的水珠,剑字眉雕画在炯目上,目光里隐隐流出暗光,不拘不束的长发在微风中轻轻拂动。

    “你是?”透过醉人的月色贾姒看着似乎走了神,虽说男人色那是本色,女色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不就是今天新来的那哑巴吗,小姐”旁边的小远扯了贾姒一下,贾姒才缓过神来。

    “喂,你这人好没规矩呀,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小云见他起身回柴房,对小姐脸上却是毫无表情,所以小云看不惯的教训道。

    “算了,小远。唉,哑巴吹笛,假声。小云,我们去睡吧”贾姒看着他孤寂的背影有种荒凉感油然而生。

    人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夜之隔,贾院却是喜气生辉,鲜红的地毯从宅门直铺大堂,院内剪纸寿窗,人来人往。

    松柏树上仙鹤群舞,繁玄管乐,八仙起舞,蟠桃寿宴,奢侈淋漓。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皆入堂拜寿。门口一家丁时不时高喊某某某前来贺寿,弄得贾老爷前后奔忙。

    近至午时,突然鞭炮如惊涛拍岸,一家丁跑到大堂内“老爷,玄门宗主穆风扬亲自来了”话音刚落,贾照清忙放下茶杯去门口迎接。

    “贾兄,贤弟带小女特来给贾老太母拜寿的来了”这时一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抱拳笑道。

    “穆老弟真是太看得起我贾某了,大老远赶来,兄长我真是感动万分啊,快,快里边请”贾照清边让路边笑道。

    “如雪见过伯父”穆风扬旁边一女问候道,只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