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我和女侠有个约会最新章节!

    绝大多数天朝人都会以为易筋经的版权是小林寺的,可实际上天朝武林界中会易筋经的门派除了小林寺还有不少,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易筋经先是天师教的武学,后来才传入小林寺成了如来教的,只是小林寺名气大,最后大家都以为易筋经是小林寺的。

    在蒙古蒙哥汗在位期间,天师教和如来教之间爆发了戊午之辩,《八思巴帝师行状》中记载如是:戊午,师二十岁,释道订正化胡经。宪宗皇帝诏师剖析是非,道不能答,自弃其学,上大悦。

    在这场辩论中天师教输了个一塌糊涂,一帮高手系数被剃去头发做了和尚,此外天下两百多所著名的观宇全部输给了如来教,然后蒙古朝廷下了诏令,天下武学皆入小林。

    用现在的观点来看,分明就有黑哨的嫌疑,不过历史向来是****,谁拳头硬谁就可以搞一搞,当时蒙古朝廷势大,又打压汉人,本就是不争的事实。

    从那以后很多天师教的武学就变成了如来教的,可话又说回来了,天师教很多武学又受到了伊兰教影响,这本就是一本糊涂账,几个教派中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他。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易筋经并非小林寺独有,却也是武林界难得一见的功夫,虽然说易筋经的拓本影印本早就满大街有得卖,可其中紧要处却一句话带过,少了这关键的地方,看着书练上一百年也是无用。

    譬如韩舜卿先是练罗瞳八极到了六品,神完体壮,然后到了霓虹,在中条绫子的帮助下,这才真正修习易筋经,勇猛精进,直达九品上。

    可以说没有中条绫子就没有九品上的韩舜卿,影印本易筋经只是讲用童女少妇依法揉之,可是,揉哪里?怎么揉?揉多久?这些提也不提,这,才是秘而不宣的真东西。

    真练易筋经,必须要一个懂武学的女性给揉会阴穴,这个会阴穴,各种医学书上穴位图上标着是在鸡鸡和****之间,可实际上真正武学所讲的会阴穴也就是密教所说的海底轮,这个穴位是隐藏在体内的,在外面揉,揉一万年也揉不出功夫来。

    真正的功夫说出来是很丑的,或许听了还要大笑,所以说,上士闻道,勤而习之,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这会阴一揉,当真勇猛精进得很,韩舜卿三十多岁还能从六品一窜而上成为九品上,离先天境也不过就是一张纸,只差捅那么一下就破了。

    可即便韩舜卿练到了金石之体的地步,也就是所谓金钟罩大成,这时候却如烧得通红的刀切黄油一般,轻而易举地切开了,一股鲜血喷洒出来,把中条绫子淋了一个满头满脑。

    “舜卿叔。”中条绫子尖叫着去捂男人的伤口,可这一道刀痕从肩膀开始一直切到腹股沟,那是差一点开膛破肚,尤其其中刀意凛冽,刺激细胞根本无法愈合……

    韩舜卿当初从罗瞳村出来,这些年在霓虹被中条会中的人简直顶在头顶上一般,可见到这位连子弹都打不透的大高手无缘无故被虚空中一刀差一点开膛破肚,中条会的人也忍不住凛然。

    几个中条会的人看着躺在地上的韩舜卿忍不住就和中条绫子说:“会长,总奉供大人这个伤口,必须去医院才行啊!”

    “不……可以。”韩舜卿咳着血阻止,可别说他是九品上,即便安雨沛那种****的水平,也要受限于这个肉体皮囊,他出血不已之下,说了一句话便失血过多之下顿时晕了过去。

    跪在地上拼命捂着男人的伤口,中条绫子咬牙落泪,“舜卿叔,你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而在福龙帮大厦,安雨沛施施然就对倪古丁说了一句,“派人去查一个从胸口一直切到腹股沟伤口的男人。”

    倪古丁张口结舌还愣在那儿,卜阿波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他噢了一声这才回魂,和安雨沛眼光一撞,赶紧低下头去,“我这就去办……”

    如果说安雨沛之前在福龙帮的形象还是杀神的话,别人好歹还会有一种你厉害,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的感觉,觉得自己顶多跑路就是了,花旗国、枫叶国、袋鼠国、风车国……可以去的地方多了。

    可是刚才安雨沛那一刀,把福龙帮这些大佬的侥幸心理全部给斩断了。

    这位杀神根本不需要看到你人,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啊!你说你躲起来,躲到哪里去?

    尤其是这些大佬到现在也还是想不懂,为什么在事发现场就能用刀斩到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那帮蒙面的家伙其中一人……

    泥马,这太不科学了。

    安雨沛没打算要他们心理舒坦,还故意解释了一下,“就跟案发现场的毛发可以做da检测一般,同样的,残留信息体虽然用眼睛看不见,用仪器测不到,但是在我眼中,就好像是一个狙击手从两公里外的瞄准镜中看见了自己的狙杀目标……也就是说,你只要存在过,哪怕你躲到天涯海角,我站在这儿一刀就能……呵呵!”

    安子这是纯粹吓唬他们呢!这种天道之剑,哪里是说的那么简单的,就算他之前在开悟的时候窥见了这世界的本源,可那种虽未通其各命由绪,见同生基可是四十品上阶境界的功夫,他顶多只能算是得了一点儿皮毛。

    这等于一个黑客曾经入侵某个网站,然后被另外一个更高明的发现了,并且从对方所留下的迹象跳过各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