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我和女侠有个约会最新章节!

    如果鹿灵犀在场,估计也会发出如独孤老仙一般的惊叹,当然她绝不能如独孤老仙这般来一句卧槽。

    这一下丈长的刀芒,实在已经有了心宗顶阶武学天剑问心的半分气势,当然,绝对是阉割版的,可即便如此,那也是这世间顶阶武学的阉割版。

    幸好,此处没有心宗的那些长老、太上长老们,若不然,瞧见这一斩,绝对会逼问他为什么会心宗秘典中的无上绝学天剑问心。

    虽然这一斩稚嫩至极,若是心宗太上长老来施展,绝对是劈山断岳的威力,可是,任何所谓的登堂入奥,必然有其第一步,这第一步迈出去,日后登堂入室,自然水到渠成。

    &china》此书,虽然这是一本英文所书写的书,但展开这本书的人已经足以了解中国房中术的奥妙,日后若能几十年如一日地研究,成为房中术研究中的专家翘楚也未必不可能。

    如果心宗的长老和太上长老知道安雨沛不过学了两式吹毛谨藏剑,肯定会惊叹于安子的天资卓绝。

    这就等如有人看小林寺的罗汉拳,然后便依据罗汉拳推衍出了易筋经,这不是天资卓绝又是什么。

    这里头也有很多误打误撞的成分,对于社会的种种不堪和不公,老百姓早已麻木不仁,并且进化出扭曲的心态,而安子的中二病,让他还不能够接受。

    所以他这一斩,实在是从灵魂中发出的怒吼。

    卧槽泥马勒戈壁,这个社会是怎么了!

    等他挥掌斩出后,连自己的惊讶了。

    方才那一下,分明有他苦苦炼了近十年的蛤蟆气在其中。

    可是,自己的蛤蟆气不是已经被破了么?

    他一时间又惊又喜,沉下心来仔细去体会身体中的异样,可是他这微微垂目的表情落在旁人眼中,未免就是世外高人的模样。

    人类的劣根性在此便显露无疑了。

    我好好跟你说话,你不听,觉得我是在放屁,我手上拎一把寒芒闪闪的刀好好跟你说话,你顿时觉得我说话处处透露出哲理,连放一个屁,似乎都深藏着含义,在指点着什么……可事实上,我真的只是肠道有点紊乱,一股子气流从肠道中带着屎的气息突破了障碍跑出来,如此而已。

    众人目瞪口呆之下,只有独孤老仙那一声卧槽,其余人却是一声都不敢吭,像是电表,心中更是惊惶……

    花事首先便从方才那气急败坏中惊觉,随即,脸上火辣辣地烧得烫手,当下便蹲在地上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

    她这一哭不要紧,顿时就打断了安子的思路。

    安子刚感觉到了点什么,身体中的异样告诉他,他苦修近十年的蛤蟆气,或许并非是如漏气的气球一般漏掉了,而是散逸到四肢百骸去了,若非如此,无法解释方才那一斩之威。

    可是,他定下神来仔细在身体中查找,却又是一丁点儿反应都没有,丹田依然是空荡荡的,四肢百骸的经脉,宛如被禁止通行的高速公路,宽阔又空旷。

    如果有心宗长老在此,定然会嗤他急功近利,无我相人相,方是上乘武学真谛。

    如果是鹿灵犀,则会举例来说明,太过刻意地去按照经络追寻气感,好比地方政府修路,然后便急切地希望修路致富,可事实上,修路带来的未必全是财富和机会,很可能只是成为廉价的劳动力提供基地,畸形地发展短短一段时间,而后便迅速枯萎,再无活力。

    这也是天朝武学本身的最大弊病之一,大抵锻炼真气的,修到一定时候,然后感觉到了一丝天地玄妙,哦哦哦,我出气感了,我遥控视物了,我隔墙发功了,我如何如何了……

    实际上,这些都是法尘幻影,等于安雨沛初入九品上的时候,看到安妈妈抱着幼年时候的自己站在运河边,如果这时候没有资深的老师在旁边引导,便会以为自己有了某种神通,能预知过去未来了。

    这种所谓神通,时灵时不灵,小事或许很灵,大事绝对不灵,而且它所耗费的精气神极为恐怖,可以说,如果一个普通人得到这种能力,又肆无忌惮地使用,那么,一个人一生的精气神几个月便会被他挥霍一空。

    像是穆先生,为何家中冷气时时刻刻都开到最大,说白了,亦不过一个养字,防止精气神逃逸。

    何谓神仙?剪雪披霜,餐霞吸露。而且神仙也是需要养的,等若前清慈禧老佛爷那个气度,也是养出来的,如果放到农村去每天带孩子种地,不消半个月,什么气度都没了,老娘们一个,送给男人搞都没兴趣的。

    可今人大抵不懂这个道理,有点功夫了,便借此邀名敛财,别说没神通,真神通也会退散了。

    反倒是民间那些神婆神汉们,大字不识一个,却能知道三弊五缺的道理,大抵夹着尾巴做人,还能保持一点神通,可那些神通,即便是安子看来,也不过如此,你再神,能有鹿灵犀姐姐那般意生身一个动念便能千万里之外进入别人的定境么?

    甚至说得科学一点,按照能量守恒的定律,你得到了别人所没有的能力,那么你必然要失去别人所拥有的能力。

    所以那些民间神婆神汉们,大抵都是孤、夭、贫、残伴终老,这些人各地都有所闻,譬如安子在扬州府,当地神婆神汉不少。

    安妈妈也信这个,有一次和一帮街坊结伴去了,去的那家据说是黄大仙转世,而且公开声明不欢迎信天父教的人。

    安妈妈和一帮街坊去的时候,其中一个街坊是天父教徒,每个星期都要去做礼拜的,结果刚到门口,人家里头就闹腾了,死活不让她们进去,说她们中间有邪教的人,好歹安抚了两个多小时,那街坊大约自知理亏也走了,这才安静下来。

    从那以后,安妈妈才略略歇了要强的心思,不过安妈妈从未对安子说过那次那神婆到底说了什么,还是后来一个老街坊悄悄告诉安子,说那神婆讲你妈命中无子,如今有一个儿子,还是沾的丈夫的福分,又说你妈命不好,要不是你爸,她这辈子可惨了。

    安子当时就笑疼了肚子,但是,从心底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