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我和女侠有个约会最新章节!

    锦衣卫南衙有整个天朝那些有能力【侠以武犯禁】的大师们的全部资料,穆先生在天朝十数位大师中不是年纪最轻的,也不是修为最高的,但是,在南衙对整个天朝武林人士所划分的威胁指数表上,穆先生要排进前三,很多穷凶极恶之徒都要瞠乎其后。

    原因无他,在阴谋论份子的眼中看来,从武斗称王的时代一路走来,最后又在市井中安之若素,这怎么都是一副野心勃勃的架势。

    若在乱世,穆先生便有割据称王的潜力。

    若是安子听到这番理论,肯定会一蹦三丈高,安于平淡就是野心勃勃?这是什么狗屁理论,也太不讲理了。

    可是,锦衣卫衙门,那是讲理的地方么?要一个国家暴力机构跟你讲道理?开什么天大的玩笑。

    再则说,敖斯卡敖镇抚使也不是台湾的留守东宁总制使马英九,马总制使可以为了军中被虐待致死士兵之事而道歉,但是,敖镇抚使不行。

    锦衣卫衙门,要的就是神秘的威慑力,若没这份威慑力,天朝那么多贪官污吏,哪里镇得住那些人。

    这时候张潜忍不住就说道:“老板,依我看,直接推平了便是了,他武功再高,咱们布下交叉火力,火力不够,咱们可以使用反器材武器,我就不信,弄个几十杆反器材狙击枪,占据制高点,形成交叉火力,干不掉一个大师……”

    “放屁。”敖斯卡双眉一挑,忍不住呵斥张潜,“你懂什么,如今时代日新月异,让你多看点书多学点文化,你始终吊儿郎当,成什么话?你瞧瞧你这个样子,好歹也是我南衙掌刑副千户,整得跟个乡镇企业家似的。”

    他这么呵斥张潜,张潜非但不生气,反而乐滋滋的,长官骂你,那是瞧得起你,把你当自己人。

    “老板,我这不是经常出去办案,若是像赵铁脸那般,一走出去浑身的衙门气,我早就被道上的人给砍死了。”

    敖斯卡瞧他那笑眯眯的样子,真是哭笑不得,当下骂了一声,混账东西,却也知道这厮惫懒得很,说了他,左右是要当耳旁风的。

    张潜十六岁当兵,当时就在敖斯卡麾下做大头兵,后来敖斯卡转行入了锦衣卫,张潜要死要活地说要跟老长官走,如今一晃,也快二十年了,那真是敖镇抚使的铁杆,别说他还有些本事,即便没本事,只凭这个资历,敖镇抚使那也得用他。

    他说的赵铁脸是南衙十三太保中的大太保赵浩天,此人生就一张正气凛然的脸颊,平时张潜总是玩笑说赵浩天是面瘫,后来敖斯卡私下警告了他,说他这样容易引起同僚之间的互相猜忌,他便改了口,称之为赵铁脸。

    赵浩天在敖镇抚使手底下也不过五六年,但的确有本事,故此爬升速度极快,只用了两年,便挤进了十三太保,再用两年,稳稳坐上了十三太保头把交椅。

    这么说把,赵浩天长得就像是朱时茂,一瞧就是正派人物,走哪儿人家都要敬他三分,而张潜的长相,未免就是朱时茂的搭档陈佩斯了,正所谓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他怎么看,都是一个很猥琐的胖子,说实话,敖镇抚使说他像乡镇企业家,那已经是看在他是自己的铁杆麾下,很给面子的说法。

    可是,长相太正直也有不好的,像是锦衣卫,也要跟道上的人打交道,赵浩天这种人,能力是足够的,可是,以他的外形,那怎么跟道上人打交道。

    就如朱时茂和陈佩斯所演的小品《主角与配角》那样,朱时茂即便穿上汉奸的衣裳,那一看也是一个地下党,而陈佩斯穿上正经衣裳,看着也像汉奸。

    所以说,天生我材必有用,这句话真是不假,张潜这张猥琐的脸蛋,办一些江湖上的案子,那真是如鱼得水,人家也乐意给他面子,锦衣卫十三太保之一跟我称兄道弟,日后说出去也有面子不是。

    猫有猫道,鼠有鼠路。

    不过张潜的确有几分本事,搞情报那是行家里手,别人瞧他那猥琐模样,一看就是那种好奇心很重,很喜欢偷窥的邻居家好色大叔的模样,大抵也不会起什么戒备之心,要是赵浩天这位大太保,人没到跟前儿,一股子官威就到跟前了。

    都说官场上人会察言观色,实际上,老百姓比起官场上的人,更加会察言观色,什么是官家人,什么是咱平民老百姓自己人,一笔账分得清楚着呢!

    这时候敖镇抚使取了一支细雪茄在手,张潜赶紧弯着腰过去给他点火。

    缓缓抽了一口,敖镇抚使就说道:“故不教而诛,则刑繁而邪不胜;教而不诛,则奸民不惩……你呀,不懂。”

    他说的是《荀子。富国》中的一句话,意思和花旗国那句【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陈堂证供】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就是天朝的特色了,即便是锦衣卫衙门,基本上,锦衣卫看谁都是坏人,但是,他们也不能说见谁逮谁,还是要走一个章程的。

    如果把对社会有威胁性的大师们全部干掉,这对于锦衣卫来讲,或许有难度,但是也不是不可能,一个国家的暴力机构要对付一个人,哪怕这个人是内裤外穿的超人,总是能对付的。

    但是,这不就成了不教而诛了么!

    难道就因为别人有能力威胁社会就要把别人干掉?这不是成了如同【彼有淫具】一般的笑话了。

    每一个男人都有一根鸡巴,都有能力强奸妇女,难道要把男人全部抓起来?又或者全部阉掉?

    我朝初立的时候,的确干过几桩这样的事儿,用人家满门老幼来威胁,然后用交叉火力给打死,但是,如今不行了,我朝好歹也是全球五大常人理事国之一,要是干了这事儿,那不成流氓了。

    当然,也不是说不能干,如果不能干,那么,朝廷要锦衣卫干嘛的?

    但是怎么干,这里头就有说道了,起码不能让人挑出刺儿来。

    所以敖镇抚使要呵斥张潜。

    张潜谄笑着对敖斯卡就说:“老板,你说的那个,我是不大懂,不过,小姐如今跟这个安雨沛走在一起,老板,你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