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我和女侠有个约会最新章节!

    这边张潜看这位安长官进入角色很快,真就当自己是锦衣卫掌刑千户了,向栗兰琼询问案情,栗兰琼需要他帮忙,却也不瞒他,仔仔细细说得通透。

    张潜可就着急了,瞧这架势,万一被东厂挖过去,岂不是坏老板大事,当下他偷偷回房间,用自己的手提拨通了敖镇抚使的电话。

    敖镇抚使在电话那边沉吟了片刻,就让张潜先悉心尽力帮东厂把那案子破了。

    张潜顿时大急,“老板,这岂不是……”

    “你懂什么。”敖镇抚使在那边呵斥,“年轻人,正是一心为国的时候,你若拦他,反倒成仇了,你也是16岁当兵的,你仔细想想,你那时候当兵,为的是什么?”

    敖镇抚使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张潜呆在那儿想想,自己年轻那会子……

    不得不说,我朝政治工作可说全世界第一,张潜当年也是被煽动得热血沸腾,是要拼死跟安南鬼子干的,由于他身高略略不够,为此还寻了点关系。

    等进了部队,时间久了,看多了黑暗,譬如我军反攻进入安南国内,我军纪律是有的,甚至比之他国,纪律要严格的多,我朝陆军天下无敌,恐怕泰半还是指这个纪律而言。

    可是,军队永远是一种杀戮的机器,尤其是在对待敌人方面,大家杀红了眼,身边战友一个个倒下,看着敌人,哪怕是敌人的老百姓,哪里还克制得住复仇的心理,而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上官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人的心理很奇怪,容易形成一种落差,譬如绑架犯打你、骂你、强暴你,但是,在你最饥渴的时候,他似乎又有点怜悯心,给你吃的喝的,这时候就会形成所谓的斯德哥尔摩候诊群,你反而会认为绑架犯很好……甚至愿意不惜一切帮助他。

    而若是一个非常之伟光正的集体,你进去之后发现,原来不是这样子的,即便这个伟光正集体实际上比之同类型的集体已经伟光正得多……巨大的心理落差反而就让你觉得,这个集体真的很操蛋,并且你很快就堕落了,把这个集体所有的毛病和缺点全部沾染上了。

    张潜就是这样一步步变成老油子的,事实上,绝大多数老油子,都是这么形成的,而且越是原本淳朴的,堕落的越快、越深。

    你看张潜,**、包二奶,什么不来?若真从我朝干部廉洁的角度来讲,他早就应该被拉出去枪毙个三五次了。

    可是,在他十六岁那年,他其实也如安雨沛这般,从军报国,热血满腔,这几乎是他那一代每一个男孩子都有过的一种心理。

    当年,多年的花花绿绿生活,他已经快要忘记了,不过被敖镇抚使这么一点,他顿时就觉悟了。

    是啊!安长官这时候就跟我年轻时候一样,虽然看社会上也有诸多不满意,但是,爱国爱得深沉,恨不得把一腔热血都倾灌与祖国母亲的身上……

    他这么一想,虽然心中未免还是有些不痛快,却也坦然了,想想自己当初刚进部队,谁要说部队不好,要把自己给拉走,自己恐怕先要拉动枪栓给对方一梭子。

    这边安雨沛听完栗兰琼的案情分析,忍不住就摸着自己没毛的下巴摩挲了两下。

    按说,这个青春期的男性就如秃毛的小公鸡一般,青涩稚嫩,稀稀拉拉的毛,叫声也嘶哑,和有着红彤彤大鸡冠、整齐亮丽羽毛的公鸡就好像完全是两种生物一般。

    但是安子和普通人到底有区别,他将近十年的蛤蟆气,导致他肌肤极为细腻,在师父那里的时候,很多病友大姐姐都羡慕不已,说他的肌肤倒是比女孩子还细腻。

    可是,有一次他用手电照在自己皮肤表面的时候,却是自己把自己吓了一大跳,手电捂盖在皮肤上,皮肤便会红彤彤的能看见皮下的青色静脉。

    他看别人的时候都是如此,可看到自己的时候,顿时眼珠子都差一点掉出来,平素被夸奖为细腻的皮肤,在手电强光下,能看见红彤彤的肌肤下面一个个的毛孔洞眼,如果是有密集恐怖症的,恐怕看一眼就会晕过去。

    他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病,忍不住去问师父穆先生,穆先生当时就淡淡说,这又有什么稀奇的,外练筋骨皮,内练蛤蟆气,蛤蟆功若是不能练到和外界天地相往来,那又如何称得上是筑基的神功呢!

    他说着,手腕一翻,原本细腻光滑如处子的双手手背上顿时一根根汗毛全部竖起来,肉眼可见一股股细微的气流从毛孔中喷出,这时候给人感觉他就是一台大功率的蒸汽机。

    原本如女子般婉约的手这时候就像是两把蒲扇一般,每一个肌肤毛孔似乎都像是蒸汽机的排气孔……

    当时穆先生是这么说的,什么是气?这就是气,与天地宇宙相往来。

    这话若被心宗那些长老们听见,未免要说他见解不明,但是,心宗传承,据说至少有八千年之久,不乏出过三十品以上的绝世高手,到那个地步,真的是移山倒海的本事。

    而穆先生,到底是在现代社会火器时代成长起来的大师,和那数千年甚至上万年传承的隐世宗门不好比,何况只对普通人来解释的话,穆先生所做的解释,已经很容易被理解的。

    那时候安子就明白了,为何师父家里面海尔的大功率空调老是最大功率地喷吐着冷气,估计就是一个气冷水冷的原理,若不然,体内所积攒的元气就要散逸掉。

    他这种理解,在他这个地步,已经不能算错了,毕竟人的水平是一步步进步的,好似学画,你画十年,回过头来看自己初学时候所画,涂鸦一般,未免一笑,可是,没有这涂鸦,你哪里能进步呢!

    总之,练了将近十年蛤蟆气的安子和他同年岁的同学们不同,他没有如阿波那样,下巴上开始冒小胡子,也没有如洪敏鸿那样,满脸开始长痘痘,更不是想王宪那样,讲话声音就像是一支小公鸡……他的肌肤单只从外表来看,很细腻,而且他从不长痘痘。

    看着他这个摩挲下巴的动作,配上他那光滑的下巴,栗兰琼未免有些想笑。

    嗯!这真是一个比较稚气可爱的孩子。

    十七岁的少年虽然本事大,但对栗兰琼来讲,年岁就是最大的硬伤。

    安子摩挲了一阵子下巴,忍不住就说,“蓝小姐,我觉得,咱们若真的兵分数路,恐怕未见得就好。”

    栗兰琼当即一愣,“何以见得?”

    这话若是张潜说的,虽然她极为不喜欢张潜的长相,却也能听听,毕竟张潜是锦衣卫南衙十三太保之一,系统内的老人了,见多识广。

    她给安雨沛仔细分析案情,主要是想让他对案件有一个了解,别两眼一擦黑就往前面冲,可却没指着对方能出什么主意,一个才刚刚是中二的少年,不过初入锦衣卫系统,能有什么主意?

    可安子听了栗兰琼的案情分析,并且把对方的客气言辞当真了,还真就去仔细思考了。

    “蓝小姐,我觉得,如果我是那个马之爵,又自觉成佛做祖了,天下无敌了,那么,我就要把这个社会的不公全部铲除掉……”

    他说这番话,栗兰琼忍不住怔了怔,眼神看他,未免就有些古怪起来。

    安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