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贱受逆袭[穿书]最新章节!

    千级玉石台阶之下无数门人来来往往,阳光照耀在宫墙之上散着绚烂华光,禁制之下仰头也无法看清魔皇殿正殿轮廓,仅剩磨边的微光却也无愧信仰之源。所谓魔域权力中心森严肃穆,没有专人带领自是无法入内。

    犹如一道无法越过的天堑,一边是神居,一边是人世。

    于是下界来往的魔修谈笑间毫不拘束,并且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道荒古禁制是隔音的还是不隔音的。

    修长的身影在殿门外伫立了一会,繁复华美麟云黑袍纤尘不染,衣袂翩飞,如墨长发舞动划过黑玄金面具,没有动作更没有半分感情波动,仅仅是站在那儿便自成一道风景,无法忽视。

    渊落停在距离魔皇殿外岔道上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此处视野空旷,正要经过此处的长老们一惊,纷纷转身绕远路急速离去。

    往这个方向走下去则是居处,罕见的有点不想走下去。

    突然,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个黑色小点,远在十里开外,正往这个地方疾驶而来!

    渊落抬起的脚步一顿,堪堪转了个角度,空间扭曲,瞬间消失在原地。

    **

    齐木朝着某处飞奔而去,速度极快。不远处沐浴在璀璨霞光中雾霭蒸腾的魔皇殿就像不灭的路标,隔了很远都能一眼望到。

    远处距离殿外一定距离处,有道人影独立,体态修长,轮廓在霞光蒸腾下模糊不清。但那种一眼望去瞬间黯淡一切的绝对存在感,世间罕见。

    少年眼里精光闪过,加快速度的刹那,猛地一顿。

    ——前方一个人都没有。

    刚才……是错觉?

    不多时停了下来,站在距离大殿正门不远的某棵灵树下,扶树而立。

    “哎,尊上命令过我又不能进内殿,好苦恼。”

    魔皇殿自荒古时期就存在,在其巅峰辉煌之时,以其为中心方圆千米范围内地下建有巨大的神级聚灵阵。

    无尽岁月以来这里的灵气充沛程度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被称为魔域象征之一。

    天地灵气聚成的通灵生物飞舞,甚至有凝聚成液态的灵泉!

    齐木打量周围,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席地而坐,收敛心神,依照《道经》所记载的,吐纳天地灵气,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巩固境界。

    一个时辰后长叹一声,起身朝着某方向绝尘而去。

    坑爹的丹田,当真自作孽不可活!

    大殿之内。

    看到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上的魔尊,还未来得及离开的太上长老们当场大脑当机,抖了下然后僵硬了。

    渊落道:“本尊方才遗漏了件重要的事,尔等把先前讨论的那些再说一遍。”

    众长老差点泪了,刚才还说没什么大事就全全交由他们办的!现在又是要闹哪样。

    惶恐中,行礼一番:“属下斗胆,不知尊上所谓何事,殿内还是殿外?”

    若说玄天殿大大小小的杂事或琐碎或重大,需要魔尊下定论的重要事件不胜枚举,从没有哪一次魔尊会特地全数过问一遍,这是要重新考究的节奏吗?

    早知道先前就走快点的!叫你腿残!

    周身空气冷了一截,气氛格外压抑。

    魔尊施施然坐在王座之上,似乎当真不甚在意。半晌开口道:“内门弟子考核进行得如何?”

    打起十二分精神背脊挺得笔直仔细听着的长老们,瞬间瀑布汗。什么时候尊上也会关心这个?绝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那该在哪?

    魔尊是个绝对猜不透的主,任何人站在他面前总会不由自主地矮半头,久而久之,每逢尊上所在处,如万年玄冰封印无法反抗,忍不住颤抖、臣服。

    明知不可猜省得自作聪明,地下的人不作思考,有人脱口而出:“禀尊上,四大苑内门弟子已于半月前初步审核完毕,各苑苑主会在选定后一月内挑选出优秀的一部分进入低级历练区,表现好的能拥有一次、进入藏经阁的机会。”

    渊落静坐着姿势未变:“这批人何时出发?”

    “禀尊上,一个月后,人数基本确定。”

    “哦?这样啊,”渊落看了几人一眼,语调丝毫未变:“这批人中可有天赋超绝之人?”

    被这道目光扫过,瞬间头皮发麻。

    “有、有的!总共十二人,其中不乏双灵根多灵根的存在,”开口的长老声音有些许颤抖,说完后默了会,目光闪烁加了句:“十二个人中有、有个年纪最小的才十五岁,却已经达到了凡蜕后期巅峰!呃、白白胖胖的,甚是讨喜!”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死寂。

    渊落换了个姿势,目光无比随意地扫了眼,淡淡道:“新来的?”

    那人见尊上竟然单独询问他,顿时一阵狂喜,上前一步道:“是!属下三天前调来内殿,而今是初次见到魔尊大人,尊上果真至高无上之人,而今能见着尊上一面当真死而无憾了!”

    “是吗,那本尊准了。”

    新长老明显没有反应过来,呆愣到:“啊?”

    渊落道:“身为长老,莫非听不懂人话?本尊问你一句你回答数句,答得毫无章法,既然生平所愿只是见本尊一面,如今已死而无憾,那就死吧。”

    众长老倒吸一口凉气,白痴似的看着这个新进来的长老,一脸同j□j。

    都说了尊上的心思你不要猜,凡人你为何不懂!

    新长老瞪大了眼,先前听到谣言自认为尊上此番谈话是有些许意思,却没想到得了这样的回答,偏偏他没有半点能反驳的,嘴唇颤抖着,哑了口。

    王座上魔尊依旧那么随意地坐着,抬起修长如玉的手手背朝外,微曲的四指陡然伸直。

    四道漆黑寒芒闪电般直袭那人面门,在这无与伦比的力量面前后者毫无半点抵抗力,切豆腐似的将他全身防御瓦解,劈飞出去,狠狠砸在后墙之上!

    鲜血飞洒,流了满地,触目惊心。

    “诸位继续,除此之外还有何事?”

    刚见到血溅当场的画面,众长老却毫无半点失态,语气如初,似乎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新弟子考核完毕之后,则是十年一度的四苑大比,决出前三名,与魔域其余七大殿胜出者于荒古战场上决战……目前四大苑正在为此准备中,除此之外……”

    荒古战场是无尽岁月前遗留下来的,无论多么激烈的战斗都无法损坏分毫。

    能参与八殿大比的只有百岁以内的内门弟子,依旧是优胜劣汰的方式挑选出最杰出的天才重点培养,为魔域新鲜血脉不断,则万古长存。

    因此更突显出了这一比试的重要性,在四大苑中备受重视。

    渊落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殷老踌躇着答道:“确切消息是昊天殿殿主将在不久之后回归玄天殿,却又说来之前得准备一项丰厚的大礼,什么时候弄到就什么时候来,时间不定,还说……让尊上给他留个落脚的地方……”

    渊落缓缓睁开眼,嗓音清冽却听不出语调:“随意。传令下去,本尊、欢迎他来访!”

    长老连连应和。

    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个时辰内,渊落就单单坐在那儿,边听边解决,困扰长老们多时的各种繁冗复杂的事情都在这短短几个小时内完成,所有人神经依旧紧绷,心头却轻松了许多。

    基本全部都解决了,最后等了许久却没听到尊上说结束,众人也便站着没动。

    半晌,魔尊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似乎极其随意:“不该说的,不必乱说,小心祸从口出。”

    众人陡然一惊,严肃道:“是!”

    渊落站起身,朝着大殿外走去。

    “殷老随本尊来,诸位请便。”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