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重启大明最新章节!

    张天赐知道自己得选择站在哪边了,哪一边他都不愿得罪,哪一边他也得罪不起。

    而那个黑痣汉子却一下子活了起来对着那些仆役煽动道:“大伙别怕这狗秀才!今天他的事破了,锦衣卫要来抄家拿人了,大家还犹豫什么?”原先揍了他一通的那两个家仆,此时也悄悄收回了包扎着的手,缩在人群里面不敢抬头以免被那黑痣汉子想起。

    立时那些奴仆里就有十数人指出来,纷纷指责丁一平素如何欺压善良,多行不法。不单有说丁一没事就偷窥宅院里女人洗澡、偷了青春奴婢肚兜把玩,甚至还有狠毒的居然说丁一准备图谋不轨谋逆!

    “丁秀才啊,看来这是罪证确实的铁案啊,你可以问问那位姑娘,仆人还是能证主的,不论何朝何处,你这要谋逆啊,不在亲亲相隐的条文中!”那百户冷笑着,对张天赐喝道,“丁宅谋逆,全部拿下!”

    “慢。”丁一摇了摇头,对这位百户说道,“看来尊驾是硬要和学生过不去了?”

    张天赐下意识退开半步,他恨不得能立时消失才好。丁一出了事,若是指挥佥事王林王大人怪罪下来,他绝对吃不消的;但经历司却是锦衣卫指挥同王山王大人捏在手里的人马,搞不好这位百户就是同知王山派下来的,他姓张的只有一个脑袋两只手,他得罪得起哪一位?

    至于张天赐身后那些校尉、力士,更是很自然都缩了缩脖子向后偷偷倒腾,能在张大人面前自称本官的,至少也得是个百户吧?正六品的锦衣卫百户面前,哪里有他们说话的余地?人家百户大人要弄张天赐大人,大约还得走一番手续;要捏他们这些军余、校尉,那还有什么难的?

    丁一坐直起身子冲那位百户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那位百户大人不由得贲然大怒!要是还没亮出身份,那主家使唤奴仆倒也正常,问题是现在都摆明车马了,这丁一不过区区一个秀才,在他这正六品的锦衣卫百户面前居然还敢摆谱?不禁冷笑道:“竖子无礼!”

    “无礼?学生管教家人,你突然出来插上一脚,倒是谁无礼了?”

    那黄板牙百户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噢,原来这是你丁家的家事?家主管教奴仆又没闹出人命,的确就算是衙门里也不理会的。”不过他起身却又坐落,一脸狞笑冲着那些仆役问道,“九年秋七月,有人记得驸马都尉石璟的家事么?”

    这些奴仆有不少都是京师长住,各大宅院府第的诸多流言逸事专是他们最为喜见乐闻的东西,当于便有人道:“可是那驸马爷因为骂家奴而被投入诏狱的事?若是那事倒是记得的,谁也没想到堂堂的驸马爷骂自己家奴骂出事来。”【注】

    那黄板牙百户点了点头道:“嗯,看来也不是只有本官才知道,公道自在人心嘛,何况于谋逆!这是家事么?”

    此言一出,那些告过密卖过府里消息的下人,哪里还有不懂这百户是要给他们撑腰?看看驸马家的吕宝,就是因为靠山硬朗,就是驸马爷也骂不得,硬把人家主弄进大牢里去了;虽说这百户兴许没吕宝的靠山那么硬,但丁秀才也不是驸马都尉啊!丁某人跟驸马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吗?一个百户还不治不死他?那不就和捏只蚂蚁一样!

    于是前前后后二三十个奴役便气焰愈加嚣张了,开始有人嘴里不干不净骂着粗口。纷纷叫嚣着丁一时日无多云云,这可不比容城那班读书人还多少扯点典故有所讲究,这完全就是市井式的谩骂和诅咒式的脏话,例如什么“尔母出教坊司也!”、“汝母婢也!”这放在丁一前世听着感觉还骂着蛮斯文,其实在这年代来说,却是颇为恶毒的了,因为那就是“你这婊子养的!”、“你妈是小老婆!”的意思——教坊司不就是官ji么?家中奴婢生子,就被收为妾,不就是小老婆么?

    “张大人你知道腰牌上的暗记么?这可是有讲究的。”丁一却不理会他们的叫骂,见这黄板牙并没过来的意思,便冲着张天赐微微笑道,“近来学生可是碰到过类似的骗局,如果张大人不懂这腰牌是如何做假,不如还是让学生鉴定一番。”

    黄板牙不禁狂笑,这实在是让人抑压不住的可笑,天下有人蠢到会用假的锦衣卫朝参官腰牌,在天子脚下首善之都的京师行骗?当下却对张天赐说道:“让他看!本官便看看这酸丁能看出什么来,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逃!”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