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重启大明最新章节!

那些名单上的男女,此时尤如捉住最后的稻草,纷纷磕头道:“小人后悔!再也不敢了!”

    唯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穿着书僮服饰的,被按在那里却是一言不发也不动弹。

    “你呢?怎么说?”丁一看着这孩子有趣,但招手让他近前来。

    少年走上前来,锋利的鹰勾鼻把眉目映得有些阴柔,听得丁一问话,却是咬了咬下唇方才开口说道:“没什么后悔的,即便是再来一次,小的也是一样的做法。”开始还有些胆怯,说了第一句之后,便流利起来,“来的是满脸横肉的大汉,捏死小的跟捏死鸡子似的;又有白花花的银子。敢问老爷,便是你是小人,是选被殴打一顿,搞不好还活活打死;还是拿了银子告诉对方这宅子里有几个人吃饭,一天吃几顿?”

    来查探消息的锦衣卫,自然不会经金鱼胡同这边的卫所来办,毕竟熟脸孔也就没有隐蔽性,故之张大人也不知情,所以在边上听着这么说,当即不等丁一开口,便对那少年训斥道:“胡说!你就算当时拿了银子,不会转身报给丁少爷知道么?就算见不着丁少爷,总可以跟管事说上一声吧?”

    “管事?说给雪凝姐知道,把她吓个半死么?然后要是出了事,再害雪凝姐戴个知情不报的帽子?算了吧,要生要死我自己扛,银子是我拿的,消息是我卖的,老爷你要怎么罚便吩咐下来吧,这事本是小的不对,但若要说后悔,却是没有的。”

    丁一听着不觉笑了起来,向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刘铁。”少年很光棍地说了自己的名字,倒是没有半句求饶软话,也没有分辨说不关自己的事。

    对于丁一来讲,怎么会看不出这小子是故做惊人之语?很明显随大流跟大伙一起认错,必定就成了这宅院里身上背负着过错的一撮人,所以这刘铁弄险,故意在那里硬挺着,只要引起丁一的注意,那么他便有出头的机会。

    但对于善长心理侧写的丁一来讲,这等小把戏一眼就看穿了,不过这刘铁说的也是实情,毕竟一边是拳头一边是银子,主家二十多天没露面

    ,管事又是个性子老实连仆人也使唤不动的,是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丁一点了点头向他问道:“若你是管事呢?”想出头是件好事,正所谓没有点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但丁一却不会被这点伎俩打动,想要出头就得有本事,所以这便是一个机缘也是一个题目,或是说得出来,丁一不介意拉这小子一把,要是说不上,那这种志比天高口大腹小的货,还是趁早有多远滚多远。

    “若是小的当管事,我便把下人收的钱全要了。”刘铁自信满满的说道。

    边上张大人和那些校尉听着不禁笑了起来,这小孩真是个钱迷啊!倒是丁一耐着性子接着问他:“把钱都收起了,然后呢?”

    “就这样啊!”

    “先人板板的!你这兔崽子要是当了官,肯定是个四等大贪官!”张大人笑得喘不过气来,咳了好一阵才直起腰,冲丁一抱拳道,“给丁少爷逗个乐子,人说一等官,是为民做主不要钱的清官;二等官,是为民做主要收钱的好官;三等官,是不做事也不收官的木偶官;四等官,是收了钱也不办事的贪官!看这贼胚子,不就是贪官的德性么?”

    丁一微微笑了笑却没说什么,只是对雪凝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除了刘铁和这厮,其他人的身契,都捡出来送给张大人吧。”雪凝自然明白丁一说的“这厮”便是指那边上的黑痣汉子,而张天赐在边上连忙推辞说不敢接受。

    “总不能让张大人白跑一趟吧?再说,下面的兄弟总要喝杯水酒的。”丁一笑着对那些校尉、军余说道,“大伙看看帮这些人找个好人家,学生近来在读书实在太忙了,诸位就帮学生分担一下吧。”

    那一众校尉、军余原本看着张大人这做派,又看着这秀才旁若无人的杀了个自称是六品官的家伙,想来是有着极硬背景关系;自家大人又到现在连个座位都没有,也以为是不会有什么好处的了,当作巴结上官跑一趟就是了,谁知道现在居然得了三十多个奴仆的身契,事实上这些奴婢中女的都看得过去男的也是青壮,转手卖了怎么也是一笔银子,无不大喜纷纷高呼丁少爷仗义。

    待得试百户张天赐带着那些校尉、军余押送那些奴仆离去,丁一脸上的笑容却就冷了下来,他对刘铁说道:“说吧。”

    ——————————————————————周一啊,给点票啊看官们,新书榜十五位,咱能不能给点票给点收藏啥的,挤挤看能不能挤到十二位好不好?老荆很努力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