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王妃不洞房最新章节!

    “你到底在哭什么,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你杀死了你最好的姐妹,不就是想要现在的一切吗?现如你所愿了,还在我面前装清纯吗?”上官晨看到如此伤心的花容容不但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反倒气不打一处来。

    “花容容你的演技可是越来越好了,若不是从小就认识你,见过你做的那些恶毒的事情,我也会被你现在的演技给骗过去,相信你现在的眼泪是真的。”上官晨的一字一句像一把锋锐的剑刺向花容容的心。

    花容容将含满泪水的眼睛看向上官晨那仇恨的眼神,为自己辩解道:“我没有杀死薛秋儿,不管你信不信,薛秋儿不是我杀的,我的演技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说着不再辩解什么,双手揪着胸前那块撕碎的布。

    虽然花容容是在薛秋儿失踪才穿到这主人的身体上的,但她很肯定,她的前身没有杀死那个叫薛秋儿的女人。

    上官晨睨了一眼不再动弹的花容容,嘴角勾出一嘲笑的弧度,道:“你很享受现在的感觉,还是已经等不及我们成亲多日未完成的洞房花烛。”说着埋头,吻落在了花容容湿润的嫩唇上。

    此时的花容容只觉得满头大汗,泪水和汗水夹杂在脸上已经分不清楚。她好难受,胸口忽冷忽热,貌似有一股强而有力的力气要从胸口蹦出来,忽觉自己快要窒息。

    煞……一道强烈的紫光,锋锐……有力……花容容的胸口一痛,一股强大的魔力从她胸口闪耀。貌似传说中的降龙十八掌也不过如此。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有如此大的力量,或许她自己也不敢想象刚才的一幕。更没有时间容许她想清楚刚才发生的一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能承受得了如此深厚的内力。用武学的角度来讲,这便传说中练武之人所说内力吧,而且它无人能敌。

    花容容几乎要晕厥过去,昏昏沉沉,口干舌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强大的能量就像是解救花容容的菩萨神灵。任凭花容容如何使劲力气推开压在身上的上官晨,却丝毫没作用。这一道紫光闪烁,上官晨便被这股强大的力量轰退到床角处。

    上官晨满脸的恼怒,疑惑,静静的处在床角处,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这一刻,或许在沉思,又或许这道强光轰走了他的醉意,已经恢复清醒,满脑子浮现……撕扯……纠缠……冲动。

    天啊,刚刚他到底对眼前这个女人做了什么。

    看到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满脸泪水,几乎晕厥过去的女人。他也能意识到自己刚刚做过什么。

    他的眼神迷茫,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三王爷出了名的处事沉重冷静,比常人更是小心谨慎好几倍,甚至几十倍。刚才对眼前这女人做的一切是真的酒醉失态,丧失了平时一贯的处事态度,还是她真的恨眼前这个女人恨到如此地步,要对她那样做,而且做得那么决绝。

    水……水,昏昏沉沉的花容容干裂的嘴唇轻轻的蠕动着。面色苍白,面容憔悴。像是刚刚在死亡线被拉扯回来的一样。

    上官晨深邃的眼眸睨了一样几乎垂危的花容容,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不管怎么说,花容容也是他的三王妃,是他用八抬大轿娶过门的妻子。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他的心里怎么过意的去,上次因为看到她与上官玉在一起,自己一气之下打了她一掌,幸好上官玉的那一掌减弱了他那掌的威力,要不然只怕现在已经没命在这里了,难道今天又因为自己不清醒,自己的仇恨要亲手杀死了这个三王妃吗?

    上官晨眼神一闪,一种莫名的歉意。

    伸手拿起床上的被单,盖在了昏昏沉沉的花容容身上。他心中的歉意,让他总想为花容容做点什么似的。

    上官晨迅速下床,走到桌前,拿起茶壶,满满的给花容容到了杯水。

    拿着水杯,轻轻的走到床前,沿着床边坐了下来。

    他轻手轻脚的抬起花容容的头,把水杯放到她干裂的唇边,小心翼翼,一口一口喂着花容容喝水。

    刚才那粗暴蛮狠,怒气冲天,不讲理的上官晨瞬间温润文雅,暖意浓浓。这模样,像是丈夫照顾妻子,妈妈在照顾孩子般。

    这一刻,像是一个受宠的王妃在被王爷娇宠着,一点也不像刚娶进门就被贬去做烧火丫头,刚娶进门被贬在王爷身边坐侍女不受宠的王妃待遇。

    花容容一口一口喝着他喂到唇边的水,慢慢的恢复意识,猛地感觉到喂自己喝水的竟然是上官晨,那个冷面,霸气的上官晨,这一刻,温柔……恬静……细心……体贴。

    花容容的心瑟瑟的,这般温柔,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自己这般体贴过。因为他是很真切的,实实在在的。她的心暖暖的。这一刻完全不记得刚刚受过的伤痛。伤痛被这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