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庶女倾天下最新章节!

    “唔……”竹子清的心因为雪儿的举动,一时之间颤抖了起来,虽是初婚,他们也算是琴瑟和鸣,但是雪儿从来没有在情事上有所主动,今日……如果不是那几个权贵子弟,倒也算是难得的艳福,心中一声轻叹,虽然他已高中探花郎,但还是没有办法护她周全,看来还是要找依寒好好商量一番,“雪儿……”再次将雪儿揽入怀中,今日时间紧迫,再也拖拉不得。

    “你们给朕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皇上虽然怒气冲冲,但是坐下来,静想一下,也能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那几个京城权贵子弟,平日进宫的次数不多,可偏偏今日就能在宫中遇上中了催情迷香的探花夫人,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他是不信的。

    “这……”可皇上盛怒之下,又有几人敢明言这里面的猫腻,更何况,明眼人都明白,这里面肯定跟皇上的后宫有牵连,但是这话却不能讲出来,那不是明摆着承认有人敢给皇上戴有颜色的帽子吗?

    “老八,你给朕说。”皇上看着下面臣子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哪里会不明白他们在想些什么,脸色不禁更为难看了一些,今天宫中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他有些无颜面对群臣,挑中今天把事情挑开的逸王,让他把事情讲个清楚。必竟探花夫人不见了,可是他这个儿子当众呈报给他的。

    “启禀皇上,是小臣与探花郎是好友,他夫人久去不归,便告诉了小臣,逸王殿下离得我等近一些,见小臣二人坐立不安,才仔细详问过小臣之后,将此事呈报给了皇上。”不等龙弘逸出言,一旁的秋依寒早已跪倒在地,率先禀奏了起来。

    “你们的交情还真是不错。”皇上一声轻哼,却也不置可否,心中甚至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有这几分交情,在他的皇宫里真出了权贵子弟羞辱新科探花夫人的事情,他还如何面对天下举子,那些举子又会如何看待朝廷,皇宫竟然也会成为*之地?“你先下去,这件事情朕自会给你们一个交待。”

    “小臣替竹探花谢过皇上。”秋依寒再次低头,这次的事情,是幸也是不幸,有了今天这一出,皇上恐怕会对京城的那些权贵子弟严加管教,到时候,有胆子打雪儿主意的人就不会太多,而他,也要跟这个新任妹夫好好商量一番,如果能让雪儿认祖归宗那是最好,有了秋家做为后盾,想要打她主意的人也要好好掂量一番。

    更何况现在他已经是新科榜眼,雪儿又已嫁人,他多少也能够在大夫人的眼皮子底下护住她几分,必竟她的相公还是新科探花,是秋家最为看重的寒门学子,就算是大夫人也要顾忌几分。此时的秋依寒还不晓得,他所畏惧的大夫人也要倒霉了,身为女眷,私自安排秋家子弟的前途,纵然是荣后的嫡亲妹妹,秋家的家规也容她不得。

    “老四,你性子一向严谨,这件事情,你去给朕查个清楚明白。然后禀给柔妃处置。”后宫是荣后的管辖之地,可是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皇上又怎么能放心把事情交给她处理,至于柔妃,就如同他赐的封号一般,性子实在是太过偏柔了一些,不太适合独自探查此事。有了这个冷面轩王的帮衬,也会好上一些。

    “儿臣遵旨。”一直闭口不言的龙弘轩没有想到这件差事最后会落在他的头上,可看着荣后的不甘,还是太子爷的愤怒,他还是开口把这件事情给应了下来,谁让这是皇上亲自下了口谕呢。只不过,就算是查问事情经过,这时候也不好去打扰人家小两口,看来还要提前安排一下。想到这里,龙弘轩将自己的内卫唤了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又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再发言。

    “轩王兄,还是先将那个给探花夫人带路的宫女找到收押最好。”看着他的皇兄只是应了一声之后,就没有了下文,龙弘逸忍不住开口的提醒,那个宫女,竹子清也就是因为看到了那个宫女独自回来之后,才惊觉雪儿可能被人算计了,否则的话,他又哪里有借口出手相帮呢。

    “本王已经命人去找了。”龙弘轩眼神微闭,不悦的瞪了龙弘逸一眼,示意他最好不要再多开口,荣后的神色已经快要抓狂了,说不定早已经派人下手除去了那个小宫女,而他的手下,也只是在得知那个女人出事的那一刹那,才前去寻那个小宫女,这么好的机会可以给荣后添堵,他又哪里不会抓紧。刚刚只是做了一个样子罢了。

    “父皇,儿臣看,经此一事,不如在内城赐探花郎一所宅子,这外城嘛……”龙弘逸想了想,才谨慎小心的开了口,皇宫里都能出事,如果是在外城,那里虽然也有臣子居住,但是必竟没有在内城安全一些,再加上他们今天得罪的都是一些权贵子弟,今天或许没有,可要是出了皇宫,出了内城,那里可就是他们的天下了,谁也保不齐那些个纨绔子弟还有没有歪心思。

    “老八说的有些道理,那老四就看着在内城替他选个好宅子,这个竹子清,朕是要打算重用的。”皇上听到自己儿子的话,不禁欣慰的点了点头,懂得为臣子着想,是件好事,更何况他也的确好久没有见到像竹子清这么年轻有为,又出身贫寒的的年轻人了,自然想好好的调教一番,留给未来继承自己位置的儿子,想到这里,皇上又看了看太子和轩王,这两个孩子,他的心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儿臣遵旨。”听到皇上的旨意,龙弘轩的嘴角微微翘起,一会儿又会有场好戏看了。

    “雪儿……”竹子清怜惜的用棉巾拭去她额头的汗珠,没想到她中的催情迷香竟然如此的霸道,虽说暖玉温香是件美事,可这毕竟是在皇宫,不是在他们的家中,有些事情,还是要多有些避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