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小说网 www.mentai.com,最快更新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最新章节!

    云璟的声音,已然哽咽,“但我想……一个人去!我想……长大!”

    她已经十八岁了,她想变得独立起来!可以不需要父母的保护,更不需要……那个男人的护翼!!

    ………………………………………………

    云璟做完这个决定后,紫杉和云墨似乎喜忧参半。言悫鹉琻

    一方面欣慰自己女儿终于愿意接受治疗了,另一方面又由心的舍不得自己的女儿远去异国他乡眭。

    只是,想到女儿那句‘我想长大’,紫杉心里又稍稍放宽了些。

    或许他们的女儿,真的该长大了!

    在长辈们的护翼下成长的孩子,终究都只是温室里的花朵,或许他们真的该给她乘风破浪的机会,那样,她才会变得更加强大!吱!

    去美国之前,还有许多手续要办,所以,云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好好同朋友告别。

    她的朋友挺少。

    掰着指头数来算去的,偌大个A市也就一个陆离野是她朋友了。

    “云小怪,你丫真打算去美国??”

    听到这个决定,陆离野根本不愿相信,“你脑子抽了,还是被门夹了?好好的滚去美国做什么?崇洋媚外的!!”

    他口无遮拦的骂着,心里烦得打紧。

    “去治病。”

    面对陆离野高涨的情绪,云璟倒是出奇的平静。

    这些日子,她想了很多。

    那天自己再次被送入警局的时候,看着陆离野为她忙里忙外,还有自己爸爸妈妈的眼泪……

    她的任性,给他们造成了太多太多的麻烦。

    不知到底是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还真的是因为她不懂事,太过任性……

    但不管是哪一点,她都不希望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了!

    她笑笑,云淡风轻,“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陆离野沉沉的盯着她看。

    许久,都未从她的脸上找出半分玩笑的痕迹,终于,他接受了,呼出一口浊气,问她,“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云璟愣了一下,而后,摇头,“不知道,不确定。我想不管病情好与不好,我都会在那边先把学业完成吧。其实也没多久,才两年时间而已……”

    两年?!

    陆离野蹙紧了眉头。

    从餐桌上的烟盒里抽了支烟出来,也没顾这里是不是无烟区,就径自抽开了。

    “两年!云小怪,我敢保证,两年你再回来,早就不记得我陆大少这号人物了!”

    他“趴”了口烟,指控云璟。

    云璟就笑了,“怎么?就对自己的魅力这么没信心啊?”

    “谁让本少爷摊上了你这么个寡情薄义的朋友!行了,既然你真的考虑好要去美国了,那我也不留你了,反正留了也没用。”

    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陆离野似乎一下子想开了似的,蹙起的剑眉也微微舒展了些分,将手里还未抽完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其实我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参军的。”

    “什么意思?”

    云璟漂亮的羽睫轻扇了几下,错愕的看着他,“你打算进部队??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陆离野喝了口杯中的柠檬水,润了润喉,这才幽幽道,“这是我爷爷一意孤行的决定!他是部队里的老干部,我爸当年没随他的意见去参军,他不知道多来火,现在我好不容易长成+人了,他能放过我!我爸也极品,非顺着我爷爷的毛捋,说我欠教训,必须得把我送部队里操练几年,这不,我堂堂陆大少居然成了这个家里最底层最憋屈的傀儡!这破事儿,我+干嘛还跟你提。”

    云璟‘扑哧’一声就笑了,“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少给我幸灾乐祸啊!”

    陆离野又给自己灌了口柠檬水。

    “不过我怎么觉得你也没多排斥去参军啊?”

    陆离野的性子,云璟还是稍微了解几分的,如果是他不乐意的事情,谁逼着也不管用。

    这话云璟倒还真说对了。

    别看他陆离野嘴上说得多么委屈,实际上他从小就是这个家里,不,是整个军区里的小霸王,哪家不怕他这个陆家的混世小魔王?提起他的名号,那是人人自危。

    不过欣慰的是,十五岁那年,叛逆的他随着他老爹迁出了军区搬去市中心住去了,就为这事儿,军区里家家户户都愣是燃了三天的鞭炮,大肆庆祝。

    陆离野调整了一下坐姿,“既然你都要去美国了,那我也顺道去军队里玩儿两年呗!”

    听得陆离野的话,云璟的心里莫名涌上几许伤感。

    看来他们俩真的是注定要分道扬镳了。

    “那你什么时候入伍?”

    “看吧,再等两个月。”

    陆离野倒说的云淡风轻的。

    感觉到气氛有些伤然,他忙转了个话题,“行了,先点菜吃饭,快饿死了!”

    “嗯……”

    ———————————————最新章节见《》——————————————

    云璟的美国行终算是确定了下来。

    她好些日子没再见过景向阳了,耐着心里的那份思念,没跟他发过短信,也没给他打过电话……

    其实,她有偷偷给他打过电话的。

    每次都是用便利店的座机给他打的电话,一分钟两元。

    电话,他都会接。

    前几次,他都会下意识的问,“哪位?”

    那种低沉浑厚的声音,每每会在云璟的耳畔间萦绕徘徊,好久好久,都消不开去。

    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就带着一种特殊的魅力,撩+拨着她的心池,漾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得不到电话这头人的回答,他会耐着心思再问一遍,“你是哪位?”

    云璟握着话筒的小手,加重了力道,指间一片苍白。

    呼吸,加重了些。

    而后,那头也陷入了沉默中。

    电话里,只有沉重的呼吸声,轻浅的响着,是她的,也是他的。

    这头,景向阳拿着手机,听着那时而轻缓,时而粗重的呼吸声,就辨出了……她来。

    那不平稳的呼吸,就像一根根的细弦,揪扯着他的心脏,拧作一团,疼得格外厉害。

    电话中断,呼吸声转换为一阵冰冷的忙音时,他整个人一瞬间就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站在那里,忽而觉得连空气都变得那么稀薄而冷凉。

    之后的每天,他都在期待着这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起初,他会佯装问一句,到后来……干脆静默。

    或许,对于他们而言,电话里这短时间的沉默,都是一种奢侈。

    他们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一旦捅破了这层膜,或许,连对方的呼吸,都听不到了。

    “景向阳……”

    一贯不出声的云璟,忽而,说话了。

    景向阳一愣。

    就听得她轻声道,“我要去美国了,再见。”

    说完,还不等景向阳出声,电话已然被她挂断。

    ——我要去美国了……

    一句话,反反复复的萦绕在景向阳的耳边,像魔咒般,挥之不去。

    起身,用冷水拂了把脸后,方才舒适了些分。

    去美国,不一直都是他希冀的吗?

    可是,为何他的心里却半分的快乐也感觉不到呢?

    甚至于,心里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这种恐慌,比死还可怕!!

    怕失去,怕再也不见……

    景向阳重喘了口气,又掬起一把冷水,拂在脸上,试图让自己冷静些分。

    挂上电话后,云璟一直在等……

    一直在等一个回答。

    她的手机,保持着二十四小时开机状态。

    因为,她唯恐自己会错过一个最重要的电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